Tag Archive | 認識

是什麼蒙蔽了我的心靈 | 基督台前的審判——生命經歷的見證 | 東方閃電

是什麼蒙蔽了我的心靈 | 基督台前的審判——生命經歷的見證 | 東方閃電

山東省棗莊市 徐磊

  一天,我接到去聚會的通知,本來這是件令人高興的事,可一想到自己這段時間各方面工作作得一塌糊塗,心裡不禁擔憂起來:抓工作的若知道我各項工作都沒作好肯定會對付我,甚至還有可能會撤換我,到時我可怎麼辦呀!……第二天,我帶著沉重的心情來到聚會地點,到那兒後看到抓工作的還沒到,有幾個同工已經來了。我心想:不知她們各方面的工作作得怎麼樣了,上次聚會時就聽她們說作得差不多了,這次肯定都作好了吧,若她們都作好了,就我一個人如此差勁,那我就徹底完了。想不到當我們在一塊兒談起各自的工作情況時,好幾個同工都說她們也有幾項工作沒有作好。聽到這些,我先前沉重的心情一下子輕鬆了許多,心想:原來大家都沒有作好工作,並非我一個人,那我就不用擔心了,總不能把我們都撤換了吧。此時,我心中的不安之感頓時消失了一多半。 繼續閱讀

淺談世界黑暗邪惡的根源 | 基督台前的審判——生命經歷的見證 | 東方閃電

內蒙古烏海市 楊樂

  在我還上學的時候,爸爸就因病去世了。爸爸去世後,以往經常接受他幫助的舅舅、伯伯們不但不照顧沒有經濟來源的媽媽和我們姐妹三人,反而想方設法從我們身上揩油水,甚至還與我們爭奪爸爸留下的僅有的一點遺產。面對親人的冷漠無情與他們種種讓我意想不到的舉動,我心裡痛苦萬分,不禁痛恨這些親戚太沒良心、太沒人情味了,同時也感受到了人世間的人情冷暖。此後,每當看到社會上發生的為了錢財親人之間大打出手、搶劫殺人之類的事時,我便常常感嘆現在的世界太黑暗了,真是人心險惡、世態炎涼。那時我認為世界之所以這麼黑暗都是因為現在的人變壞了,都沒有良心了,世上惡人太多了。後來藉著吃喝神的話,我才認識到自己的認為只是個表面現象,並不是世界黑暗邪惡的根源,從神的話中我才看清了世界黑暗邪惡的真正根源。 繼續閱讀

脫去枷鎖 | 基督台前的審判——生命經歷的見證 | 東方閃電

河南鄭州市 珍惜

  十年前,我因著狂妄本性的驅使,在盡本分中總是不能完全順服教會安排,合自己意的順服,不合自己意的就挑選著順服或不順服,致使在盡本分中嚴重地違背工作安排,另搞一套,觸怒了神的性情,被打發回家。經過幾年的反省,我對自己的本性多少有了些認識,但對神的實質這方面真理仍沒有什麼認識。後來教會又給了我一次機會——負責抓福音工作時,我便對神有了猜疑:我這麼敗壞,又做過觸犯神性情的事,神怎麼會用我呢?是不是利用我呢?利用完再把我淘汰?唉!既然教會給我機會了我就要珍惜,即使做個效力者也行。從此我便抱著這種心態去盡本分,而不想追求更高的目標——被神成全。 繼續閱讀

從難處中明白神心意| 基督台前的審判——生命經歷的見證 |東方閃電

四川省攀枝花市 蕭睿

  我在傳福音的時候,遇到宗派帶領作假見證抵擋、攪擾、報警,使福音對象不敢與我們接觸,剛接受的福音對象也因此不能定真神的工作,雖然我也努力配合了但果效仍不好時,我就想:福音工作這麼難開展,要是神顯點神蹟,懲罰那些作假見證和幾個抵擋嚴重的人給受蒙蔽的福音對象看看多好啊,這樣福音工作擴展不就快了嗎?我們傳福音也不難了……就這樣,每次遇到這些難處時,我心裡這個盼望就會出來。後來,我看到了懲罰實例的見證書,又在交通時聽說了一些神蹟奇事的見證,我心裡特別高興,更盼著神也能在我所工作的區域作點事,好讓我們陷入「困境」的福音工作早點打開。可是不管我怎麼盼,也沒有看見神在我們這裡顯神蹟、作懲罰人的事,宗派裡的人還是瘋狂抵擋,福音工作難處依然很大。為此,我消極了:神為什麼不給我們開闢出路呢?難道是我們信心不夠……

繼續閱讀

我看見了認識神的途徑 | 基督台前的審判——生命經歷的見證 | 東方閃電

山西省長治市 小操

  一天,我在《彼得認識「耶穌」的過程》這篇神的話中看到神說:「在他跟隨耶穌的期間,耶穌作事、說話、舉動、表情,他的一切生活,彼得都看在眼裡,記在心上。……他在與耶穌接觸的過程當中看見耶穌的性格也不同於一般的人,他行事穩重不急躁,說話從不誇張也不縮小,生活之中也表現出他正常但又令人羨慕的性格,耶穌談吐落落大方,又開朗又安詳,但在他作工時他又不失去他的尊嚴。彼得看見耶穌有時沉默寡言;有時說起話來滔滔不絕;有時高興萬分,高興起來活像一隻白鴿一樣敏捷而又活蹦亂跳;有時憂傷不語,憂傷起來活像一個飽經風霜的母親一樣;有時發怒,發怒之時活像一個英勇的戰士去擊殺仇敵,甚至有時像一隻怒吼的獅子;有時他歡笑;有時他哀哭祈禱。無論耶穌怎麼生活,彼得都對他產生無限的敬與愛。他因著耶穌的歡笑而心情高興,因著耶穌的憂愁而悲痛,因著耶穌的怒火而膽戰心驚,因著耶穌的憐憫,因著他的饒恕,又因著他對人的嚴格的要求,彼得對耶穌產生了真正的愛,對他產生了真正的敬畏、真正的渴慕,當然,這些都是在彼得與耶穌生活了幾年之後才逐步認識到的。」看完這段話我心想:怪不得彼得能達到對神有認識呢!原來是因他與耶穌朝夕相處之時親眼目睹了耶穌的一言一行、一舉一動,從而發現了神更多的可愛之處。今天同樣是神道成肉身親臨人間作工的時代,如果我也能像彼得一樣有幸和道成肉身的神接觸、相處,那我不也能對神更有「認識」嗎?唉!只可惜今天只能看到神的說話卻見不到基督的面,那我怎麼能對神有真實的認識呢?

繼續閱讀

走法利賽人道路的體悟|基督台前的審判——生命經歷的見證 |東方閃電

山西省太原市 悟心

         以往在交通中總是談到彼得、保羅所走的路。說彼得注重認識自己、認識神,是神所稱許的;而保羅只注重作工,注重名譽、地位,是被神厭憎的。我總怕自己走上保羅的路,所以平時經常看彼得經歷方面的話,看彼得是怎麼認識神的。這樣過了一段時間,我感覺自己比以往有點順服了,對名譽、地位的追求也比以往淡漠了,有點認識自己了,這時我就認為自己雖然沒有完全走上彼得的路,但也算沾點邊了,起碼算不上是走保羅的路了。但在神話語的揭示下我蒙羞了。 繼續閱讀

東方閃電| 救 贖 時 代 的 工 作 內 幕

  在我的整個經營計劃當中,也就是六千年的經營計劃當中,一共分三個步驟,即三個時代:起初的律法時代、恩典時代(即救贖時代)、末了的國度時代。這三個時代,按著時代的不同,我的作工內容也不相同,但是每步作工都是按著人的需要而作,說得確切點,就是按著與撒但爭戰時撒但所施行的詭計而作,是為了打敗撒但,顯明我的智慧、全能,也是為了將撒但的詭計都揭露出來,從而拯救活在撒但權下的全人類,是為了顯明我的智慧與全能,也是為了顯露撒但的醜陋不堪,更是為了讓受造之物有善惡之分,認識我是萬物的主宰,看清撒但是人類的仇敵、敗類、惡者,能夠把善與惡、真理與謬理、聖潔與污穢、偉大與卑鄙分得一清二楚。讓這些無知的人類都能夠為我作見證:不是「我」敗壞人類,只有我自己——造物的主將人類拯救,賜給人可享受之物,認識我是萬物的主宰,而撒但僅僅是一個被造的後來又背叛的受造之物。在六千年經營計劃當中,我分三個步驟,這樣作工以便達到這樣的果效:讓受造之物能夠為我作見證,明白我的心意,認識我是真理。所以,在六千年經營計劃的起首工作中,我作了律法的工作,就是耶和華帶領眾百姓的工作,第二步在猶太的各鄉村裡開展了恩典時代的起步工作。耶穌代表恩典時代的所有工作,他道成肉身,釘了十字架,也開始了恩典時代,他是來釘十字架完成救贖工作的,也是結束律法時代開始恩典時代的,所以稱他為「大元帥」「贖罪祭」「救贖主」。因此耶穌作的工作與耶和華作的工作內容並不相同,但原則是相同的。耶和華開始了律法時代,建造了在地作工的根據地,即發源地,也頒布了誡命,這是他作的兩項工作,是代表律法時代的。耶穌在恩典時代作的工作,他並沒有頒布誡命,而是成全了誡命,以這個方式帶來了恩典時代,結束了長達兩千年的律法時代,他是來開始恩典時代的,是開路的先鋒,但是他最主要的工作還是救贖。所以他作的工作也是分為兩項:開闢新時代,釘十字架,完成贖罪的工作,之後離人而去。從此人類便結束了律法時代,開始了恩典時代。

繼續閱讀

東方閃電| 論 到「信」,你 怎 麼 認 識 ?

  在人的身上僅僅存在人的似有非有的「信」字,但人卻並不知道什麼叫「信」,更不知道為什麼要信,人明白得太少,人太缺乏,只是愚昧無知地信我,雖然不明白什麼叫信,也不知道為什麼要信我,但人還是「痴痴」地信著我。我對人的要求並非僅僅讓人這樣痴痴地求告我,或是漫不經心地信我,因為我作的工作是為了讓人都看見我、認識我,並不是讓人都因著我的作工而對我刮目相看。我曾顯過許多神蹟奇事,也行了許多異能,當時的以色列人對我甚是「欽佩」,對我的高超的醫病趕鬼的能力甚是崇拜。當時的猶太民認為我醫術高明、不同一般,而且因著我的如此多的作工,人都仰慕我,他們對我的所有這一切的能力倍感羨慕,所以,那些凡是看見我行異能的人都緊緊跟隨著我,以至於上千人都圍著我看我給「病人」治病。我顯了如此多的神蹟奇事,人僅僅把我看為高明的醫生,我又說了許多的話教訓當時的人,他們僅僅把我看作高過徒弟的老師!今天,人看了我作過工的歷史記載之後,仍把這些經解為我是給人治病的「大醫生」,我是無知之人的「老師」,而且把我定規為「仁慈的主耶穌基督」。解經的人雖然高過我的「醫術」,甚至已是高過老師的徒弟,但就這樣大有名望的、名震四海的人竟然把我低看為小小的醫生!我的作為何其多,多過海灘上的沙粒,我的智慧何其高,勝過所有的「所羅門的子孫」,但人僅僅信我是一個小小的醫生,信我是一個無名的、教人的老師!多少人信我,只是為了讓我給其治病;多少人信我,只是為了讓我憑著我的能力將其身上的污鬼趕走;又有多少人信我僅僅是為了得著我的平安、喜樂;多少人信我僅僅是為了向我索取更多的物質財富;多少人信我僅是為了安然地度過此生,求得來世別來無恙;多少人信我是為了躲避地獄之苦,獲得天堂之福;多少人信我僅是為了暫時的安逸,並不求來世得著什麼。當我將忿怒賜給人的時候,將人原有的喜樂、平安奪走時,人就都疑惑了;當我將地獄之苦賜給人而將天堂之福奪回之時,人就惱羞成怒了;當人讓我治病時,我卻並不搭理人,而且對人感覺厭憎,人就離我遠去,尋找污醫邪術之道;當我將人向我索取的都奪走之時,人都不見蹤影了。所以,我說人信我是因我的恩典太多,人信我是因信我的好處太多。猶太家族的人因著我的恩典相信了我,到處跟隨我,這些無知少見識的人僅是為了看見我所顯的神蹟奇事。他們把我當作猶太家族中一個能顯出最大異能的首領,所以,當我給人趕鬼之時,他們便紛紛議論,說我是以利亞,說我是摩西,說我是最古老的先知,說我是最大的醫生。除了我自己說我是生命、道路、真理以外,無人能知道我的所是、我的身分;除了我自己說天上本是我父居住之處以外,無人知道我本是神的兒子,而且是神自己;除了我自己說我要救贖整個人類,將人類贖回以外,無人知道我是人類的救贖主,人僅僅知道我是仁慈的、我是憐憫人的人;除了我自己能將我自己盡都說透以外,人都沒有認識我、沒有相信我是永生神的兒子的。人僅是這樣信我,又是這樣糊弄我,就人這樣的對我的看法,怎能見證我呢? 繼續閱讀

東方閃電| 末世基督的發表《神的作工、神的性情與神自己(三)》第三部分

全能神說:「在這裡你看到了什麼?神在人性裡作工的時候,很多方式、很多語言、很多真理是以人性的方式來表達的,而神的性情、神的所有所是、神的心意與此同時也表達出來讓人了解、讓人認識,人了解到的、認識到的絲毫不差地是代表神自己原有的身分與地位所具備的實質與所有所是。這就是說,道成肉身的人子最大限度地、最準確地將神自己的原有性情與神的實質都發表出來,人子的人性不但不是人與天上的神交往、溝通的攔阻與障礙,反而是人類與造物的主能夠聯結的唯一渠道與橋梁。」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續編)》

東方閃電全能神教會是因主耶穌的再來——末世基督全能神在中國的作工而產生的,並非是哪個人設立的。基督就是真理、道路、生命,只要看了神的話語就看見神已顯現。

東方閃電| 不學無術的人不就是畜生嗎?

  在走今天的道路中你當怎樣追求才是最合適的?你當把自己看為一個什麼樣的人物來追求?你當知道,你該怎麼對待今天這所臨到你的一切,或試煉或苦難,或無情的刑罰或咒詛,臨到這一切,你都應當作慎重的考慮。我為什麼這樣說呢?因為今天臨到你的畢竟是一次一次的短短的試煉,或許對你來說並不是很大的精神壓力,所以你就聽之任之,並不將其當作追求上進的的財富,你,太大意了!竟然將這寶貴的財富當作你眼前浮過的雲彩,你並不寶貝這短短的似乎對你來說並非很重的一次一次的嚴厲的擊打,而是將其冷冷地觀望,並不將其掛在心上,只是當作一次偶爾的碰壁,你,太傲氣了!對這一次又一次的猶如狂風暴雨的猛烈的侵襲,僅是採取輕慢的態度,有時甚至冷冷地一笑,露出你那滿不在乎的神情,因為你從來沒想過,為什麼屢遭這樣的「不幸」,難道是我對人太不公平了嗎?是我專挑你的毛刺嗎?雖然你的想法並未像我說得這麼嚴重,但你那「神態自若」的神態早將你那心海世界刻畫得維妙維肖,不用我說,你內心深處隱藏的僅僅是不近人意的謾罵與人幾乎看不見的縷縷憂傷之感。因著遭受這樣的試煉而感覺太不公平,因此而謾罵;因著試煉而感覺世界的荒涼,因此而充滿惆悵。你並不把這一次一次的擊打、管教視為最好的保護,而是將其看作蒼天的無理取鬧或是對你的合適的報應,你,太無知了!大好的時光都讓你無情地封在了黑暗之所,一次一次的美好的試煉與管教都讓你視為仇敵的攻擊。你不會適應環境,更不願適應環境,因你並不願意從這一次又一次的、被你看為殘酷的刑罰中得著什麼,你也不尋求也不摸索,只是聽天由命——走到哪兒算哪兒,那些在你看為殘酷的責打並沒有將你的心改變,也並沒有將你的心佔有,而是將你的心刺傷。你只是將這「殘酷的刑罰」視為今生的仇敵,卻並沒有得著什麼,你,太自是了!你很少認為自己太卑鄙因而遭受這樣的試煉,而是認為自己太不幸了,而且說我總是對你挑毛揀刺。事到如今,你對我說的、對我作的到底有幾分認識?別以為你是天生的才子比天矮一分、比地高萬丈,你並不比別人聰明,甚至可以說,你比任何一個在地球上的有理智的人都傻得可愛,因為你把自己看得太高了,從沒有自卑感,似乎你對我作的都明察秋毫。其實,你根本不是什麼有理智之人,因為你根本不知道我要作什麼,更不知道我正在作什麼,所以我說你甚至比不上一個對人生毫不覺察但卻仰賴上天的賜福而種地的老農。你對你的人生太不屑一顧,竟然不曉得有知名度,更沒有自知之明,你,太「高大」了!我真擔心像你這樣的花花公子或是嬌滴滴的大家閨秀,怎能經得起更大的狂風惡浪的侵襲呢?今天臨到這樣的環境,那些「花花公子」們毫不在意,似乎是小事一樁,根本不把這些放在眼裡,不消極也不自認為卑賤,而是手搖蒲扇仍舊大搖大擺地流浪在「街頭」,這些不學無術的「人物」竟然不知我究竟為什麼要這樣對他說,只是滿臉生氣的樣子認識認識自己,之後仍是惡習不改,當他離開我之後,又開始橫行於世、招搖撞騙了。你的臉上的表情變得太快了,竟然還是這樣地騙我,你,太大膽了!而那些嬌滴滴的嬌小姐們更是令人可笑,聽見我的一陣陣緊急的發聲,看看身置的環境,便不由自主地潸然淚下,身子一扭一扭,似乎在作什麼妖,太令人噁心!看見自己的身量,便趴在床上不起來了,哭起來沒個夠,似乎快要斷氣似的,從這些話當中看見了自己的幼小與卑賤,之後便消極得超了負荷,雙目失神無光,也不埋怨,也不恨惡我,只是消極得一動不動,同樣也是不學無術,她離開我之後便又嬉逗玩耍開來,那「銀鈴般的笑聲」猶如「銀鈴公主」一般,她們,太脆弱又太不自憐了!所有你們這些人類中的殘品,太沒有人性了!不知自愛、不知自我保護、不明事理、不尋真道、不愛真光,更不知珍惜你們自己。我對你們一次又一次的教訓之語,你們早已忘在腦後,甚至當作你們閒暇之餘消遣的娛樂品,你們總把這些當作自己的「護身符」。撒但控告時禱告禱告,消極之時睡大覺,高興之時到處亂跑,當我責備之時點頭哈腰,離開我便猙獰大笑,在眾人中間總是你最高,從不認為自己最驕傲,總是高高在上、沾沾自喜狂得不得了,就這樣的不學無術的「公子」「小姐」「老爺」「太太」們怎能把我的話語當作珍貴之寶呢?我再問你,我長期的說話與作工你到底學到了什麼?是不是你的騙術更高明了?是不是你的肉體更老練了?是不是你對我的態度更輕慢了?我直率地說,就我這麼多作工使你以往那如老鼠的膽量今天反倒增大了,你對我的懼怕只是日益減少,因為我太仁慈了,我從未對你採用暴力的手段來制裁你的肉體,或許在你看來我只是出言不遜,但更多的時候我對你都是面帶微笑,而且幾乎從不當面指責,更因為我對你的軟弱總是擔諒,才導致今天你對我猶如蛇對待那善良的農夫一樣。我真佩服人類那察言觀色之技藝實在是高超、精湛!我告訴你一句實話,今天你有無敬畏的心這無關緊要,我並不緊張也不著急,但我還要告訴你,就你這不學無術的「才子」也終將斷送在自我欣賞的小聰明裡,受苦的是你,受刑罰的也是你,我不會那麼傻再陪著你在地獄裡繼續受苦,因我與你並不是同類之物,你別忘了你是被我咒詛,又經我教導蒙我拯救的受造之物,沒有什麼可供我留戀的東西。我無論在什麼時候作工都不受人、事、物左右,我對人類的態度與看法可說是始終如一的,我對你並沒有什麼好感,因為你本是我經營中的附屬物,並不是你比他物有什麼特長。我奉勸你,無論何時你都當記住,你僅僅是一個受造之物!雖與我同生活,但你該知你的身分,別把自己看得太高了,縱使我不指責你、對付你,而且與你笑臉相對,但也不能充分證明你與我是同類,你,應當知道自己是「追求」真理的,本不是真理!任何時候你都得隨著我說的而變化,你逃脫不了,我勸你還是在這大好的時光裡、在這難得的機會來到之時學點什麼,別來糊弄我,我不需你用你那諂言來騙我,你尋求我並不都是為了我,而是為了你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