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 | 見證

基督教會相聲《雷霆行動》中共瘋狂抓捕殘害基督徒的罪惡事實

中共為達到掌管人類、控制世界的野心目的,一直瘋狂抵擋神,殘酷迫害基督徒。為徹底取締宗教信仰,中共於2018年初再次掀起全國性的宗教迫害行動,對基督教會基督徒展開瘋狂抓捕、迫害,手段毒辣、凶殘,令人髮指!相聲《雷霆行動》揭露中共殘酷鎮壓、抓捕基督徒的邪惡目的,以及中共抵擋神的結局下場,見證神藉中共效力成全得勝者的智慧全能。

廣告

基督教會相聲《惡魔下界》中共迫害基督徒慘無人道

中共信仰馬列主義,崇尚暴力,企圖控制整個世界,自執政以來一直殘酷鎮壓、迫害宗教信仰,把基督徒當成國家要犯瘋狂抓捕,對基督徒祕密審訊、嚴刑拷打,打死白死,其殘忍凶狠程度令人髮指,簡直是惡魔下界,為禍人間。伊心是全能神教會的一名帶領,在一次聚會中遭到中共抓捕。中共為了擄掠教會錢財,抓捕上層帶領,在伊心身上施行了哪些凶狠、惡毒的手段,她又是怎麼依靠神作得勝見證的呢?請看相聲《惡魔下界》。

問題(5)經上記著說:「天下人間沒有賜下別的名,唯有耶穌是救主,並且昨日、今日直到永遠是一樣的。」而你們今日為什麼又信了全能神?這不是背叛主耶穌的名嗎?

  參考聖經

  「得勝的,我要叫他在我神殿中作柱子,他也必不再從那裡出去;我又要將我神的名和我神城的名(這城就是從天上、從我神那裡降下來的新耶路撒冷),並我的新名,都寫在他上面。」(啟3:12)

神話答案:

  「神的智慧、神的奇妙、神的公義、神的威嚴,這是永遠不能改變的。神的實質、神的所有所是這是永遠不變的,但神的工作呢,是不斷向前發展、不斷進深的,因為神是常新不舊的。」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作工異象(三)》

  「有的人說神是永恆不變的,這話也對,但是指神的性情、神的實質是永恆不變的,他的名變了、工作變了,並不能證明他的實質變了,就是說,神永遠是神,這是永恆不變的。」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作工異象(三)》 繼續閱讀

基督教會舞台劇《國家要犯》中共迫害基督徒的最新行動

2018年初,中共為徹底取締家庭教會發起雷霆行動,對基督徒實施全國性大抓捕。全能神教會帶領鄭揚,在中共的大抓捕行動中逃脫。中共警察把鄭揚視為國家要犯,動用大量警力擴大範圍追蹤、摸排她的下落。鄭揚藏在基督徒李慧芳家,警察發現後立刻對她們實施了抓捕,並將她們帶到某賓館祕密審訊。面對殘暴的中共警察,鄭揚和李慧芳該如何應對?她們會有什麼樣的遭遇?請看舞台劇《國家要犯》。

推薦更多:

得勝者的見證

基督教會小品《逃過一劫》中共凶殘極 神愛伴我行

2018年,中共無神論政府為徹底取締中國大陸家庭教會採取了雷霆行動,對基督徒實施血腥大抓捕。基督徒趙欣榮在一次聚會中被中共警察抓捕,慘遭刑訊逼供突發心臟病被送進醫院。夜裡,趙欣榮趁看守警員沉睡之際,驚險逃離,警察發現後窮追不捨。趙欣榮跑進一村莊躲避,警察便立即封鎖村莊,命令村長挨家挨戶進行搜捕……千鈞一髮之際,趙欣榮該如何逃過中共警察的瘋狂追捕?請看小品《逃過一劫》。

推薦更多:

得勝者的見證

問題(4)神是永恆不變的,那主耶穌怎麼還能改名叫全能神呢?

  神話答案:

     「神在地上來一次得換一次名,來一次換一次性別,來一次換一個形像,來一次換一步工作,他不作重複工作,他是常新不舊的神。他以前來了叫耶穌,這次來了還能叫耶穌嗎?他以前來了是男性,這次來還能是男性嗎?以前來是作恩典時代釘十字架的工作,這次來還能救贖人脫離罪惡嗎?還能釘十字架嗎?這不是作重複工作了嗎?神是常新不舊的你不知道嗎?有的人說神是永恆不變的,這話也對,但是指神的性情、神的實質是永恆不變的,他的名變了、工作變了,並不能證明他的實質變了,就是說,神永遠是神,這是永恆不變的。若你說神的工作永恆不變,那神六千年的經營計劃能結束嗎?你單知道神是永恆不變的,但神還是常新不舊的你知道嗎?若他的工作是永恆不變的,他能將人類帶到今天嗎?他是永恆不變的為什麼他已作了兩個時代的工作了呢?他的工作不斷向前,也就是他的性情逐步向人顯明,顯明的都是他原有的性情。因為起初神的性情向人是隱祕的,他從不公開向人顯明,人根本不認識他,他就藉著作工來逐步向人顯明他的性情,他這樣作工並不是每個時代都改變性情。不是神的心意不斷變化因而神的性情也不斷變化,而是因著工作時代的不同,神將他原有的所有性情逐步向人顯明,讓人來認識他。但這並不能證明神原來沒有特定的性情,隨著時代的不同他的性情才逐步變化,這是錯謬的領受。他是將原有的特定的性情,即他的所是來向人顯明,是按著時代的不同來顯明的,不是一個時代的工作能將神的全部性情都發表出來的。所以,『神是常新不舊的』這話是針對他的工作而言的,『神是永恆不變的』這話是針對神的原有的所有、所是而言的。無論如何,你不能將六千年的工作定在一個點上,或套在一句死的話上,這是人的愚昧,神不像人想像得那麼簡單,他的工作不能停留在一個時代中,就如耶和華這個名不能永遠代替神的名,神還能叫耶穌這個名來作工,這就是神的工作在不斷向前發展的標誌。

   神永遠是神不能變成撒但,撒但永遠是撒但不能變成神。神的智慧、神的奇妙、神的公義、神的威嚴,這是永遠不能改變的。神的實質、神的所有所是這是永遠不變的,但神的工作呢,是不斷向前發展、不斷進深的,因為神是常新不舊的。在每一個時代都要換一個新的名,在每一個時代神都要作新的工作,在每一個時代神要讓受造之物看見他的新的心意、新的性情。如果在新的時代,人看不見新的性情發表,人不就把神永遠釘在十字架上了嗎?這不是把神定規了嗎?」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作工異象(三)》 繼續閱讀

神的說話《惡人必被懲罰》神對末世之人的告誡

全能神說:「人總認為神是一成不變的,根據一本聖經就把神定規了,好像看透了神的經營,好像神的所作所為都在人的掌握之中。人類荒唐到極點,狂妄到極點,人都善於誇誇其談。不管你對神的認識怎麼高,但我還是說你是不認識神的人,你是最抵擋神的人,你是定神罪的人,因你根本不會順服神的工作而走神成全人的路。為什麼神對人做的總不滿意呢?因為人總是不認識神,人的觀念太多了,對神的認識無一點是合乎實情的,而是千篇一律,死搬硬套。所以說神今天來在地上,讓人重新釘在了十字架上。……你是不是把神重新釘在十字架上的人?我最後說一句這樣的話:把神釘在十字架上的人有禍了。」

基督教會相聲《「聚」無定所》中國基督徒聚會如此艱難

基督徒聚會敬拜神是天經地義、合理合法。然而,在中共掌權的中華大陸,家庭教會的基督徒信神聚會卻被扣上「非法集會」「擾亂社會治安」的罪名。中共還利用電子眼監控老百姓,收買眼線跟蹤盯梢、上門打探、監視舉報基督徒。在這樣的環境中,基督徒沒有安穩的聚會場所,他們前一分鐘還在一起讀神話語、唱詩歌,下一分鐘就可能遭到中共警察的抓捕迫害。相聲《「聚」無定所》講述了中國基督徒信神聚會的種種艱難,以及他們在中共的瘋狂抓捕、迫害下,如何依靠神用智慧周旋,堅持聚會盡本分的感人經歷。

詩歌MV 十字架是我的榮耀《跟從神走坎坷的路》

1 你為神花費,我為神獻身,親人棄絕世人誹謗,跟隨真神走坎坷的路,為神的國度福音擴展獻上全力。送走那春秋冬夏,甘迎那酸甜苦辣,為滿足神的神的要求,順服神的安排。

2 踏上愛神路,經歷試煉苦,歷經險難毫無怨言,肉體受苦心裡愛神,到處奔波見證神見證神作為。忍受了逼迫患難,經歷了人生坎坷,願為通行神的旨意 花費我畢生精力。忍受了逼迫患難,經歷了人生坎坷,哪怕受苦受苦一生也要滿足神心意。

摘自《跟隨羔羊唱新歌》

問題(2) 根據聖經的記載,主的名是永遠不改變的,你們卻說末世主再來要更換新名,叫全能神,這是怎麼回事呢?

  相關答案:

      自從我們信了主耶穌以後,就開始奉耶穌的名禱告,奉耶穌的名醫病、趕鬼,我們也因主耶穌的名得到了平安,得到了祝福,更因著主的名得到了無數的恩典。所以主耶穌的名深深地印在了我們的心裡,我們也非常寶愛主耶穌的名,如同以色列百姓寶愛耶和華的名一樣。因此,當有些弟兄姊妹聽說主已重返肉身名叫全能神時,就接受不了了,他們說:「在使徒行傳4章12節說:『除他以外,別無拯救;因為在天下人間,沒有賜下別的名,我們可以靠著得救。』希伯來書13章8節說:『耶穌基督昨日、今日、一直到永遠,是一樣的。』所以,主再來時名還應該叫耶穌,怎麼能叫全能神呢?」弟兄姊妹,對於這個問題你是怎麼領受的?難道主再來時只能叫耶穌嗎?

  我們先來看兩處經文,出埃及記3章15節:「耶和華是我的名,直到永遠;這也是我的紀念,直到萬代。」使徒行傳4章12節:「除他以外,別無拯救;因為在天下人間,沒有賜下別的名,我們可以靠著得救。」弟兄姊妹,我們從這兩節經文裡就可以知道,在律法時代神的名叫耶和華,而到了恩典時代神的名又叫耶穌了,既然神說耶和華的名直到永遠,怎麼到了恩典時代神的名又變成耶穌了呢?弟兄姊妹,這是為什麼呢?既然耶和華的名可變為耶穌,那耶穌的名就不能再更換了嗎?如果我們說等主再來時他的名不能變,還叫耶穌,那麼在啟示錄3章12節說:「得勝的,我要叫他在我神殿中作柱子,他也必不再從那裡出去。我又要將我神的名和我神城的名(這城就是從天上、從我神那裡降下來的新耶路撒冷),並我的新名,都寫在他上面。」這裡的新名又如何解釋呢?弟兄姊妹,在啟示錄中明明預言神在末世還要有新名,那這新名還能叫「耶穌」嗎?我們都知道主耶穌的名已被信耶穌的人呼求了兩千年之久,如果啟示錄預言的新名到今天應驗時仍叫耶穌,這怎麼能稱為是新名呢?不就成舊名了嗎?那主再來時還能叫耶穌嗎?所以,我們不能定規神的名永遠叫耶穌,因為啟示錄預言的新名是必定要應驗的。

  那神的名為什麼要改變呢?這個問題是許多解經家、講道家、宗教理論家一直無法講清楚的問題,但全能神發表的真理把這方面的奧祕給揭示出來了。全能神說:「有人說神的名不變,那為什麼耶和華的名又變成耶穌呢?說彌賽亞要來,怎麼來了一個名叫耶穌的呢?這神的名怎麼會變呢?這些不是早已作過的工作嗎?難道神今天就不能作更新的工作了嗎?昨天的工作都可更換,『耶和華』的工作可由『耶穌』來接續,『耶穌』的工作就不能再有另外的工作來接替嗎?『耶和華』的名可變為『耶穌』,『耶穌』的名不也可以更換嗎?這都不是稀奇的事,只是因人頭腦太簡單造成的。神總歸是神,不管他的工作怎麼變,也不管他的名如何變化,他的性情、他的智慧永遠也不變,你認為神只能叫耶穌的名,那你的見識就太少了。」(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將神定規在「觀念」中的人怎能獲得神的「啟示」呢?》)

  「神在每個時代都作新的工作,都叫新的名,他怎麼能在不同的時代作相同的工作呢?他怎麼能守舊呢?『耶穌』這個名是為了救贖工作而叫的名,末世耶穌再來還能叫這個名嗎?還能作救贖的工作嗎?為什麼耶和華與耶穌是一,但他們卻在不同的時代叫不同的名呢?不都是因為工作時代不同嗎?就一個名能將神的全部都代表了嗎?這樣,只有在不同的時代來叫不同的名,以名來更換時代,以名來代替時代,因為沒有一個名能將神自己代表得完全,只能將神的具有時代性的性情代表出來,只要能將工作代表出來即可。所以,神能選用任何一個適合他性情的名來代表整個時代。」(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作工異象(三)》)

  「耶穌這一個名,即『神與我們同在』,就能代表神的所有性情嗎?就能把神說透嗎?人若說神就只能叫耶穌,再不能有別的名,因神不能改變他的性情,這話才是褻瀆!你說就『耶穌』一個名——神與我們同在,就能將神代表得完全嗎?神能叫許多名,但在這許多名中,沒有一個名能將神的一切都概括出來,沒有一個名能將神完全代表出來,所以說,神的名有許多,但就這許多的名也不能將神的性情全都說透,因神的性情太豐富了,簡直讓人認識不過來。人沒法用人類的語言把神盡都概括,人類也只能用一些有限的詞彙來概括人所認識到的神的性情:偉大、尊貴、奇妙、難測、至高無上、聖潔、公義、智慧等等。太多了!就這幾個有限的詞也不能將人所看見的有限的神的性情都描述出來。後來,又有許多人加添了一些更能表達人內心激情的詞:神太偉大了!神太聖潔了!神太可愛了!到現在,類似這些人類的語言也達到頂峰了,人仍然無法表達清楚。所以,在人看,神有許多名,但神又沒有一個名,這是因為神的所是太多了,但人的語言又太貧乏了。就一個特定的詞、一個特定的名根本不能將神的全部代表出來,那你說神的名還能固定嗎?神如此偉大、如此聖潔,你就不容他在每個時代來更換他的名嗎?所以,在每個時代神自己要親自作工的時候,他就用符合時代的名來概括自己要作的工作,以這個具有時代意義的特定的名來代表本時代的他的性情,是神將神自己的性情用人類的語言表達出來。但就這樣,許多有屬靈經歷的、親眼看見神的人仍感覺到就這一個特定的名也不能將神的全部都代表出來,無奈!人也就不稱呼神的名了,就直接稱呼『神』。似乎人的內心充滿了愛,但又似乎人的內心矛盾重重,因人都不知如何解釋『神』。神的所是太多了,簡直沒法形容,但沒有一個名能概括神的性情,沒有一個名能將神的所有所是都描述出來。……你要知道,神原本沒有名,只是因著要作工作,要經營人類,他才就此取一個名,或兩個名,或更多的名,他叫哪個名不都是他自己自由選擇的嗎?還用你——一個受造之物來定規嗎?神自己的名是按照人所能領受到的,是按照人類的語言來叫的名,但這名人概括不了。你只能說天上有一位神,他叫神,是大有能力的神自己,太智慧、太高大、太奇妙、太奧祕而且太全能,再說就說不下去了,就能知道這麼一點,這樣,就耶穌一個名能把神自己代替了嗎?來到末世,雖然仍是他作工,但是他的名得換一換,因為時代不一樣了。」(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作工異象(三)》)全能神的話語真是明如水晶,使我們明白了,神原本沒有名,只是因著神要作拯救人類的工作神才取了名,但一個名只代表一個時代、一步工作、一部分神的性情,沒有一個名能將神的所有所是代表得完全,所以,每當時代轉移、工作轉變時,神就要換一個名,這是神作工的原則。但是,無論時代怎樣改變,也無論神的名怎樣改變,神的實質卻是永遠不變的。

  藉著交通耶和華這個名的由來,使我們從中認識到,神是因著作拯救人類的工作才有了名,神在每個時代所取的名,都是非常有意義的,都是代表神在本時代所要作的工作以及神在本時代所要發表的性情。為了使我們進一步明白神的名與神工作和時代的關係,接下來我們再來查考一下耶穌這個名的由來。當神以耶和華這名帶領以色列民生活了兩千年以後,神根據他的經營計劃及人類的需要又作了一步新的工作,神以耶穌的名開始了恩典時代。神為什麼要結束律法時代呢?因為律法時代若一直持續下去,那神六千年的經營計劃就只能停留在律法時代,而人類的罪只能越來越多,越來越深,最終人類將因違背律法而死在律法的懲罰之下,那樣神造人的意義就歸於烏有了。所以,神為了拯救人類,親自道成肉身來在人間,以耶穌這個名開闢了恩典時代,作了救贖的工作,給人類帶來了豐豐富富的恩典,發表了憐憫、慈愛的性情,將人類從罪中救贖出來。「耶穌」這個名的含義是滿有慈愛、滿有憐憫、能救贖人的贖罪祭。耶穌這個名是神在恩典時代固有的名,是代表神在恩典時代的工作,也代表神在恩典時代所發表的性情。從此以後,以耶穌這個名為主的工作便開始了,這時,以耶和華這個名為主的工作便隨之結束了,也就是律法時代的工作結束了。耶穌這個名是神在恩典時代固有的名,當恩典時代結束時,耶穌這個名也就隨之結束了。我們從神以往的兩步作工中就可以看到,神在每個時代所取的名都是有代表意義的,神的名代表他本時代的工作以及神在本時代所發表的性情,而且神是以名來開闢時代,以名來更換時代的,就是說每當時代轉移、工作轉變時,神就要換一個名。然而,無論時代怎樣改變,也無論神的名怎樣改變,神的實質卻是永遠不變的,也就是說,無論神的名叫耶和華或叫耶穌,神的實質是不變的。為了使大家更好地明白這方面真理,在這裡為大家舉一個不太恰當的例子。比如有一個王先生,他原來在大學做教授,他的學生都稱他為王教授;後來他被調到教育主管部門當局長,這時,人就開始稱他為王局長;若有一天他又被調到教育部做部長,那麼,人就該稱他為王部長了。然而,不論王先生的工作怎樣改變,也不論別人對他的稱呼怎樣改變,但王先生這個人不會變。同樣,無論神的名怎樣改變,也無論神的工作怎樣改變,神的實質卻是永遠不變的,還是神自己。但令人遺憾的是,當時的以色列人並不知道神的名是因著拯救人類的工作而有的,是隨著時代的轉移、工作的轉變而更換的。在他們的心目中,唯有耶和華是他們的神,是他們的救主,因耶和華神曾帶領他們的祖宗出埃及、過紅海,又在曠野賜給他們嗎哪,令磐石流出活水,最終將他們帶進迦南,生活在流奶與蜜之地……他們不僅看到了耶和華神的大能與智慧,也享受了耶和華神的賜福與眷顧,更領略了神的烈怒與不容人觸犯的性情,因此他們對耶和華神充滿了愛與敬畏。於是,他們世世代代持守著「唯有耶和華是神,除耶和華以外沒有救主」這句話。然而,當主耶穌道成肉身來拯救他們時,法利賽人因不認識主耶穌就是他們盼望的彌賽亞——救世主而棄絕、殺害了主耶穌。弟兄姊妹,交通到這裡,我要問大家一個問題:當時的法利賽人為什麼會棄絕主耶穌呢?其實就是因為他們不認識主耶穌的實質就是神自己,就是因為他們不認識神的新工作,也不認識神的名與神工作之間的關係,更不知道神的名更換的意義。所以,他們棄絕了主耶穌,定罪了主耶穌,甚至把仁慈的主耶穌活活地釘死在了十字架上,以致他們犯下了滔天大罪,猶太人和他們的子子孫孫也為此付出了慘重的代價——遭到了亡國之痛;兩千年來,他們顛沛流離在世界各地,至今仍有許多人漂泊在異國他鄉。弟兄姊妹,他們的失敗不值得我們深思嗎?他們的失敗不值得我們引以為戒嗎?我們還能重蹈他們的覆轍,認為主再來時他的名一定還叫耶穌嗎?

  如今,神已在恩典時代工作的基礎上又作了一步更新、更高的工作,就是國度時代話語刑罰、審判的工作。神藉著說話來刑罰人、審判人,顯明他公義、威嚴、烈怒的性情,以此來結束這個敗壞的舊時代,恢復人原有的聖潔,使萬物重新煥發生機,神要在全宇之下大得榮耀,以他的大能來結束整個六千年經營計劃,徹底打敗撒但。神要在全地作王掌權,「世上的國成了我主和主基督的國」,因此末了的時代稱為國度時代。因著時代的轉移,神的名也要更換,不再叫耶穌,而是稱為大有能力的全能神,以「全能神」這個名來結束整個六千年經營計劃。這正應驗了啟示錄15章3節的預言:「唱神僕人摩西的歌和羔羊的歌,說:『主神——全能者啊,你的作為大哉!奇哉!萬世(或作:國)之王啊,你的道途義哉!誠哉!』」也應驗了啟示錄19章6節的預言:「我聽見好像群眾的聲音,眾水的聲音,大雷的聲音,說:『哈利路亞!因為主——我們的神,全能者作王了。』

  弟兄姊妹,通過以上的交通,我們明白了,神在每個時代所取的名都是有代表意義的,不是無根無據的,都是根據神在不同時代的工作以及神所發表的性情而取了具有時代意義的名,所以神在末世以全能神這個名來結束神整個六千年經營計劃。然而,今天的人對神的新工作和全能神的名又是什麼態度呢?縱觀整個宗教界,許多人持守著「天下人間,沒有賜下別的名,我們可以靠著得救」和「耶穌基督昨日、今日、一直到永遠,是一樣的」這些經文的字句,而不顧一切地抵擋、定罪全能神末世的作工,並說信全能神的人是信了另外一位神。……如果是這樣的話,那當年從律法下走出來跟隨主耶穌的門徒們,難道也是在耶和華以外又信了另外一位神——耶穌了嗎?這樣的認識不是太謬妄了嗎?我們若持守這樣錯謬的認識,與當初只持守耶和華的名而棄絕、殺害主耶穌的猶太人又有什麼不同呢?如果這樣下去的話,猶太人因抵擋神受懲罰的悲劇豈不是要在我們的身上重新上演了嗎?那個慘重的代價,我們怎能付得起呢?弟兄姊妹,我們不能定規神的名永遠叫耶穌,而是應該謙卑下來,尋求神的心意。當你接受神末世的新工作,來到全能神面前時,你就會看見,全能神就是以色列人的耶和華神,也是猶太人的夫子,更是我們盼望已久的主耶穌!為了使大家更好地明白這方面的真理,我們再讀幾段全能神的話語。全能神說:「我曾經叫過耶和華,也曾經被人稱為彌賽亞,人也曾經愛戴我叫我救主耶穌,今天我已不再是人以往所認識的耶和華和耶穌,而是在末世重歸的、結束時代的神,滿載著我的所有性情,而且滿有權柄、尊貴、榮耀地興起在地極的神自己。人並沒有接觸過我,也不曾認識我,不曾知道我的性情,從創世到如今,無一人見過我,這就是末世向人顯現的但又隱祕在人中間的神,活靈活現住在人的中間,如烈日,又如火焰,充滿能力,滿帶著權柄,無一人一物不在我的話中被審判,在火的焚燒之下無一人一物不被潔淨。最終,萬國必因著我的話而得福,也因著我的話而被砸得粉碎,讓末世所有的人都看見我是救世主的重歸,我是征服全人類的全能神,也讓人都看見我曾經作過人的贖罪祭,但在末世我又成了焚燒萬物的烈日之火,也是顯明萬物的公義的日頭,這是我末世的工作。之所以我取這名又帶有這樣的性情,就是為了讓所有的人都看見我是公義的神,是烈日,也是火焰,讓所有的人都敬拜我——獨一真神,也讓人都看見我的本來面目:並非只是以色列人的神,也並非只是救贖主,而是天上地下和滄海中的所有受造之物的神。」(摘自《話在肉身顯現·「救主」早已駕著「白雲」重歸》)

  「到有一天,神也不叫耶和華,不叫耶穌,也不叫彌賽亞,他就是『造物的主』,那時,他在地所取的名就都結束了,因他在地的工作結束了,隨之,他的名也就沒有了。萬物都歸在了造物主的權下,他還用叫一個非常恰當但又不完全的名嗎?現在你還追究神的名嗎?你還敢說神就叫耶和華嗎?你還敢說神只能叫耶穌嗎?褻瀆神的罪你擔當得起嗎?」(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作工異象(三)》)

  親愛的弟兄姊妹,全能神的話語使我們明白了神的名為什麼要改變這方面的真理,現在你還會認為主再來時名還叫耶穌嗎?你還能定規耶穌的名永不改變嗎?還能因著末世神的名叫全能神而拒絕神的拯救嗎?弟兄姊妹,我們還是放下自己的觀念,作一個明智的選擇吧!全能神早已開始了他末世的工作,他滿載著所有的性情,充滿能力,滿帶著權柄,如烈日,又如火焰,無一人一物不在全能神的話中被審判、被潔淨。最終,萬國必因接受全能神的話而得福,也必因拒絕全能神的話而被砸得粉碎。弟兄姊妹,我們怎能錯過這最後蒙神拯救的機會呢?全能神在期盼著每一個曾被他救贖的人能早日歸到他的寶座前,進入神為人所預備的美好的新天新地。

摘自《國度福音講道專輯》

  現在宗教界那麼多牧師長老就不接受全能神,他說「主耶穌這名昨日、今日、直到永遠是不改變的」,他就把聖經這些話當作經典、規條來守,誰說也不行。你看這些宗教界的牧師長老,跟以色列那些法利賽人是不是一樣?(是。)他們犯了一樣的錯誤,走的是同一條路啊。所以這些人是不是抵擋神的?(是。)你光信主耶穌,你就不認主耶穌的再來,你還能蒙主耶穌祝福嗎?你還有資格承受主耶穌的應許嗎?主耶穌說:「當那日,必有許多人對我說:『主啊,主啊,我們不是奉你的名傳道,奉你的名趕鬼,奉你的名行許多異能嗎?』我就明明地告訴他們說:『我從來不認識你們,你們這些作惡的人,離開我去吧!』」(太7:22-23)主耶穌為什麼說不認識他們呢?就是因為他們不認主耶穌,主耶穌就不認他們。主耶穌一改名叫全能神,他們就不認了,你說這些人認不認識主耶穌?(不認識。)以色列人信耶和華,耶和華道成肉身成了主耶穌,他們就不承認,不接受,還把他釘在十字架上,結果遭了神的咒詛。

摘自《生命進入的交通講道·第一百三十輯》

  人謬妄就容易走偏路,就容易出差錯,就看不準事,憑自己的一廂情願就認為必定是這麼回事,肯定是這麼回事,結果一做,判斷錯了。判斷錯了有時候是要付出代價的,像有的人說「我就守主耶穌的名,我就不接受全能神的名,我琢磨琢磨,還是主耶穌的名可靠,有聖經根據,我就守聖經吧」,一念之差,判斷錯了,守住主耶穌的名,抵擋、定罪全能神,結果受懲罰被撇棄了,被取締了進天國的機會,天國的夢徹底破碎了。這是差在什麼地方?一念之差,你隨大流守主耶穌的名,完了,死定了。主耶穌來的時候,猶太教的法利賽人、祭司長、文士抵擋定罪主耶穌,猶太教的信徒都隨從宗教領袖,都棄絕主耶穌,結果猶太國被毀滅了,猶太教荒涼了兩千年,這是不是付出代價了?(是。)一念之差,把主耶穌一否認,禍從天降,大難臨頭了。國度時代全能神來了,信神的人又臨到這樣顯明人的試煉了。有許多人聽從宗教牧師長老,棄絕全能神,繼續信主耶穌,結果宗教界荒涼了,變成大巴比倫了。一說「變成大巴比倫了」,什麼意思?巴比倫是外邦的城,是被毀滅的城,宗教界變成外邦大巴比倫了,那就是神要把信宗教的這些人都當外邦人處理,當不信派處理,這些人都要被毀滅。所以說,接受全能神的名太關鍵了,國度時代唯有信全能神的人才能進國度,才能在基督的國度裡有份。

  摘自《生命進入的交通講道·第一百三十一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