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 | 耶穌

我看見了認識神的途徑 | 基督台前的審判——生命經歷的見證 | 東方閃電

山西省長治市 小操

  一天,我在《彼得認識「耶穌」的過程》這篇神的話中看到神說:「在他跟隨耶穌的期間,耶穌作事、說話、舉動、表情,他的一切生活,彼得都看在眼裡,記在心上。……他在與耶穌接觸的過程當中看見耶穌的性格也不同於一般的人,他行事穩重不急躁,說話從不誇張也不縮小,生活之中也表現出他正常但又令人羨慕的性格,耶穌談吐落落大方,又開朗又安詳,但在他作工時他又不失去他的尊嚴。彼得看見耶穌有時沉默寡言;有時說起話來滔滔不絕;有時高興萬分,高興起來活像一隻白鴿一樣敏捷而又活蹦亂跳;有時憂傷不語,憂傷起來活像一個飽經風霜的母親一樣;有時發怒,發怒之時活像一個英勇的戰士去擊殺仇敵,甚至有時像一隻怒吼的獅子;有時他歡笑;有時他哀哭祈禱。無論耶穌怎麼生活,彼得都對他產生無限的敬與愛。他因著耶穌的歡笑而心情高興,因著耶穌的憂愁而悲痛,因著耶穌的怒火而膽戰心驚,因著耶穌的憐憫,因著他的饒恕,又因著他對人的嚴格的要求,彼得對耶穌產生了真正的愛,對他產生了真正的敬畏、真正的渴慕,當然,這些都是在彼得與耶穌生活了幾年之後才逐步認識到的。」看完這段話我心想:怪不得彼得能達到對神有認識呢!原來是因他與耶穌朝夕相處之時親眼目睹了耶穌的一言一行、一舉一動,從而發現了神更多的可愛之處。今天同樣是神道成肉身親臨人間作工的時代,如果我也能像彼得一樣有幸和道成肉身的神接觸、相處,那我不也能對神更有「認識」嗎?唉!只可惜今天只能看到神的說話卻見不到基督的面,那我怎麼能對神有真實的認識呢?

繼續閱讀

全能神的愛征服了我的心 | 各宗派首領被神話語征服的鐵證

 我原是三班僕人派的一名教會柱石,經過幾番周折,終於在1999年5月跟上了神末世的新工作。回想自己以往的所作所為,我真是無地自容,愧對神的愛,愧對弟兄姊妹。同時,心裡也充滿了感激之情,感謝神在我最痛苦、最迷茫之時,向我伸出了拯救之手,使我靈得供應,重得復甦,終於認識了神末世的作工,認識了全能神就是耶穌的再來而回到了神家。下面是我對自己親身經歷的自述,望所有等待主重歸的弟兄姊妹以及那些在十字路口徘徊的弟兄姊妹能從中有所啟發,早日來到神的面前,因我曾是你們中的一員,也曾是受蒙蔽者中的一個。

  「睡夢中」 我只知抵擋……

  1998年,我們派別一個姓趙的使女接受了全能神的工作。僕人藉此事大造輿論,對我們講:「趙使女離道反教了,進了一個新派——『東方閃電』。她離道反教後,失去了聖靈作工,被『邪靈』所附,精神失常,到各個教會拉人。這個『靈』可厲害了,與誰接觸就『附』上誰,到時你就不由自主地聽他們的。現在已有不少人被擄去,我們千萬要提防!尤其是她知道的接待家與她所熟悉的人更是要注意!」當時,我聽了這話很害怕,因為趙使女不但認識我,還知道我家。對僕人說的這些情況,我雖未親眼看見,但因這是僕人說的,便不假思索地相信了。之後,僕人在教會裡也這樣講,弟兄姊妹跟我的心態一樣,也都信以為真。從此,僕人、使女、同工就經常在聚會中講這樣的「道」,這些話在弟兄姊妹的心中也就逐漸成了「事實」。因這一年我們派別有很多人都接受了全能神的工作,為此我們就作了明文規定:不許接待陌生人;不是本片走教會的人帶過來的不許接待;就是本片教會的人,突然不見了,去向不明,後來又來到教會裡的,這樣的人也不許接待。 繼續閱讀

東方閃電| 全能神給了我第二次生命| 各宗派首領被神話語征服的鐵證

         我原是恢復流的一個同工。98年12月8日,本教會的一位弟兄給我傳全能神末世作工,並把書拿給我看。當時我很生氣並對他說:「咱信得好好的,你咋又信別的呢?」我把書看了一頁多,認為寫的是白話文太淺顯,就不看了。那弟兄懇切地說:「你把這本書看完就明白了,這真是神的親口說話。」我毫不客氣地說:「我不承認是神話,你硬說是神親口說話,那你拿筆和本子來,放在這桌子上,叫神說話吧!」還氣忿忿地自言自語說:「你們信全能神的人把我們的小羊都偷跑了,還想來拉我,沒門!」於是,我就到教會與同工在一起研究如何防備「東方閃電」,想辦法對付他們。我們就到處毀謗、褻瀆說:「『東方閃電』不可信,是假基督、假先知,是冒主來迷惑人的,是女王。咱們信的本來就是真理,不要再聽他們的,他們這些人就是攪擾教會的,看咱們有沒有根基,若根基立在沙灘上就被攪跑了,若有根基再攪也能站立住。他們是引誘人的邪靈、是魔鬼的道理、是說謊之人的假冒。」並捏造說:「信全能神的是黑幫組織,發槍發炮,進去就出不來,你若不信就挖你的眼睛、割鼻子、割耳朵、打斷腿,他們是搞淫亂的。」我為了維護自己的地位、名譽,為了不讓人接受真理,就編造這些嚇唬人的話來封教會,這都是我親自作的惡。嚇得許多沒有分辨,不知實情的弟兄姊妹都不敢接受全能神末世作  工。 繼續閱讀

全能神的話語征服了我|各宗派首領被神話語征服的鐵證

        我原是因信稱義派的一個中層帶領。在沒有人給我見證全能神末世作工之前,就聽人傳講神第二次道成肉身來到地上,而且還是女性,我就不相信這是事實,便產生抵觸之意。後來又看了誹謗、褻瀆神末世作工的《晚鐘》、香港電台寄來的《異端和極端》、《異端擾中華》等小冊子,那上面的話在我裡面又種下了毒素,因此我定規:耶穌二次回來是以靈體出現,不可能第二次道成肉身。

        自1998年開始,傳全能神末世作工的人多次到我家,都被我攆走了 繼續閱讀

東方閃電| 神學理論使我受害匪淺 |各宗派首領被神話語征服的鐵證

        我原是三自教堂的一個帶領。1980年,我開始信奉耶穌。1987年我參加了南京金陵神學院的函授學習,通過三年的系統學習,我裝了一肚子的聖經知識、神學理論,獲得了「神學生」的名號。自從有了「神學生」這個高雅的名號,我就感覺自己信神似乎已達到了最高境界,認為自己在神眼中也是一個非同小可的人物了,因而對一般的弟兄姊妹都不放在眼裡。當弟兄姊妹將神末世的福音傳給我時,我只知拿自己引以為榮的「聖經知識」「神學理論」盲目定罪、抵擋神的作工,根本低不下自己那高傲的頭,多虧神洪恩浩大,沒有記念我的過犯,一次次拯救我,才使狂妄、悖逆的我得以來到神面前。

        1998年初就有人給我傳末世福音,說神已二次道成肉身來到了地上,作了新的工作,且是女性。聽了這話,我當場就定罪道:「什麼新工作,什麼神又道成肉身!我上了三年神學,聖經不知讀了多少遍,我啥不知道?!說神是女的,這是標準的邪靈,神本來就是男的,非說是女的,這不是假基督是啥?」隨後我毫不客氣地將傳道人趕走了。從此我便對所有聚會點進行封鎖,不准下面的人接待傳全能神末世作工的人。

        同年3月份,我帶妻子去看病,有一姊妹(以往的同工)把我喊到她家,讓我聽神末世作工的話語磁帶及詩歌,並給我交通神的新作工。我當時就反駁她說:「我上了三年神學,聖經不知讀了多少遍,哪章哪節我不知道?不比你懂的多?你這純粹是迷惑人、騙人的鬼把戲,哪有三步作工?說句難聽的話,你就是個傳『邪教』的……」說罷,我還引用聖經上記載的「大淫婦」來咒詛辱罵她,並說:「想拉我下水,我不上你的當!」之後,便忿然離去 繼續閱讀

全能神拯救了我 | 各宗派首領被神話語征服的鐵證

        思往夕無地自容,看今朝喜上眉梢;

        全能神大愛無邊,還報神洗心革面。

        我原是因信稱義派的一名帶領。1988年,我信了主耶穌,開始去三自教堂守禮拜。三年後進入家庭教會,持守因信稱義。由於我口碑甚好,被帶領看重,並結識了本省的宗教官員及上層人物。97年被教會同工推荐赴廣州市參加全國家庭教會最大的原文「聖經」查經培訓班,從此接受「一次得救永遠得救」的教義。98年又去深圳神學院深造,並接觸了全國各地各個派別的知名人士以及香港、臺灣、美國的牧師、長老。由於受這些上層人物的薰陶,我「練就了一身好本領」,憑著三寸不爛之舌及一肚子的聖經知識,到處炫耀,以長者身分自居,根本不把別人看在眼裡。當時聽說有人傳全能神末世作工,我更是鄙視,認為他們是最無知的人,不明白聖經被撒但迷惑,誤入歧途了。別的同工還對我說:「現在傳東方閃電的厲害得很,只要一接觸就會被迷惑,有好多同工,甚至信幾十年的老同工都被拉走了。他們利用金錢、女色等方式引誘弟兄姊妹,把不接受的弟兄姊妹打傷致殘,那些真心愛主的弟兄姊妹都在他們的黑名單之中,恐怕你也在所難免。」並把《晚鐘》與《護衛真道》等抵擋全能神的書籍、小冊子拿給我看,因此,我更極力攻擊抵擋全能神末世作工 繼續閱讀

全能神!是你征服了我| 各宗派首領被神話語征服的鐵證

  我是一個普通的人,是一個沒有見識的人,是主耶穌恩召了我,使我成為一名講道工人,擔任了大片教會的治理。

  起初的教會,弟兄姊妹之間彼此相愛,傳福音、牧養、培訓等各方面都很健全,心裡有說不出的甜蜜。但幾年後,不知為什麼教會的光景慢慢冷淡下來,信徒有的出門打工,有的在家也不常守禮拜,教會中的主要同工相互之間勾心鬥角、嫉妒紛爭,有的工人簡直成了婚姻介紹所的所長了。就如主耶穌來時一樣,聖殿成了兌換銀錢、做買賣的賊窩了。實在令主傷心,我也感到發矇,便常常向主禱告,但不知為什麼禱告也不起作用,教會的光景一直沒有好轉。於是,我就有了想離開教會去打工的念頭,但又怕得罪神,就這樣強撐了四、五年。

  2001年6月的一天,我家來了兩位傳全能神末世作工的姊妹,從她們的交通中,我發現她們談的與我的觀點不合,就冷冷地說:「我不認識你們,趕快離開這裡,奉勸你們以後不要亂竄……」就這樣,我趕走了她們。大約一星期,她們又來了,我一看見她們氣就不打一處來,心想這些人真無聊,便立即進屋向主禱告:「主啊!求你趕走傳異端的,趕走邪靈、撒但,讓我罪得赦免,心裡平安。」禱告完,我拿著聖經就往教會跑,當時就把教會的同工找來,將她們趕出門外,並大聲說:「再不走,我就報告派出所!」硬是把她們轟走了。誰知,過了十天,她們又來了,氣得我不知怎麼罵才解我心頭之恨。於是,我就把事先抄來的派出所電話號碼遞給女兒,並向她使眼色。心裡發恨:「今天我讓你走著來,綁著去。」同時我又大聲地對她們說:「就憑你這點東西,還想跟我談信仰!你甭想在我身上打主意,我所帶領的每一處教會,信徒的一根毫毛你都動不了!」因我女兒未向派出所打電話,我只好再次把傳福音的姊妹趕走。事後,我便帶著本片的一個同工封鎖了所有的教會,並警告信徒:「凡不認識的、超越聖經的、跟我們不一樣的,一律不准接待!堅決不能引狼入室,誰守不住就將誰開除!」同工們都一致贊成。 繼續閱讀

東方閃電| 落葉歸根之時,你會後悔你所行的一切惡行的

  我在你們中間的工作,你們都親眼目睹,我所說的話你們又都親耳聆聽,我對你們的態度你們都曾知道,所以你們都該知道我作在你們身上的工作到底是為什麼。我實在告訴你們,你們只是我在末世作征服工作的工具,是我擴展外邦工作的用具。我是借用你們的不義、污穢、抵擋與悖逆來說話,以便更好地擴展我的工作,使我的名傳於外邦,就是傳於以色列以外的任何一個邦族,使我的名、我的作為與我的聲音傳於外邦,讓任何一個不屬以色列的邦族都被我征服,敬拜我,成為我在以色列與埃及之地以外的聖地。我擴展工作實際是擴展我征服的工作,擴展我的聖地,就是擴展我在地的立足之地。你們應清楚,你們只是在我所征服中的一個外邦中的受造之物,原本沒什麼地位,又沒一點使用價值,沒有一點用處,只因我從糞堆中提拔那蛆蟲,來作為我征服全地的標本,作為我征服全地的唯一的「參考資料」,這樣,你們才有幸接觸我,與我相聚在此時。我是因著你們的地位低下才揀選你們作了我征服工作的標本、模型,我才作工說話在你們中間,與你們生活寄居在一起。要知道,我是因著我的經營,又因著我極度地厭憎這些糞堆中的蛆蟲才在你們中間說話的,以至於大發烈怒。我作工在你們中間並不相同於耶和華作工在以色列,更不同於耶穌作工在猶太。我是以極大的忍耐來說話作工,帶著怒氣又帶著審判來征服這些敗類,並不像耶和華帶領以色列中他的眾百姓。他在以色列作工是賜食物、活水,滿有憐憫、滿有慈愛地供應著他的眾百姓。今天作工只是在被咒詛的並非選民的邦族中,沒有豐富的食物,也沒有滋補乾渴的活水,更沒有應有盡有的物質供應,只不過是供應那應有盡有的審判、咒詛與刑罰。這些生在糞堆中的蛆蟲根本不配得到我賜給以色列的滿山的牛羊與萬貫家產,還有遍地最美麗的兒女。當代的以色列把我滋補的牛羊與金銀之物都獻在祭壇上,超過了律法下耶和華所要求的十分之一,所以我賜給他們更多,超過了律法下的以色列所得的百倍。我滋補給以色列的超過了亞伯拉罕所得的,也超過了以撒所得的,我必使以色列家族生養眾多,我也必使以色列中我的百姓遍及全地。我祝福、看顧的仍是我以色列中的選民,就是那向我奉獻所有的從我所得一切的眾百姓。因他們顧念我,便將初生的牛羊獻在我聖潔的祭壇上,將所有的一切都獻在我的面前,以至於將初生的長子也獻上期盼我的重歸。你們如何?擊打我的怒氣,向我索取,偷竊那些為我獻供品之人的祭物,也不知是得罪我,因此你們得著的盡是黑暗中的哀哭與懲罰。你們多次觸及我的怒氣,我將我的焚燒之火降下,以至於有許多人「慘遭不幸」,幸福的家園變成了荒涼的墳塋。我對這些「蛆蟲」只是怒氣不止,並沒有祝福的意思,只是為了我的工作而破例高抬了你們,忍受了極大的屈辱作工在你們中間,若不是為了我父的旨意,我怎能與這些在糞堆裡滾來滾去的蛆蟲同住一個家中呢?我對你們的任何一個作法與說話都感覺極度地厭憎,好歹因著我對你們的「污穢」與「悖逆」有點「興趣」,成了我說話的「集大成」,否則我絕對不會這麼久呆在你們中間的。所以,你們應知道我對你們的態度只是「同情」與「可憐」,並沒有一點愛,對你們只是忍耐,因我只是為了我的工作,而你們只是因著我選用了「污穢」與「悖逆」作「原材料」才看見了我的作為,否則,我絕對不會向這些蛆蟲顯明我的作為的,我只是牽強附會地作在了你們身上,並不是猶如我在以色列的作工那樣的甘心與願意,只是帶著怒氣勉強在你們中間說話。若不是為了我的更大的工作,我的眼中怎能容納這樣的蛆蟲存留?若不是為了我的名的緣故,我早已升到至高處將這些蛆蟲與糞堆一同燒乾淨盡!若不是為著我的榮耀,我怎能容讓這些惡鬼在我眼前公開搖頭晃腦來抵擋我?若不是為了讓我的工作順利開展,毫無一點攔阻,我怎能容讓這些蛆蟲一樣的人任意虐待我!若在以色列中有一個鄉村中一百個人起來這樣抵擋我,即使為我獻祭,我也要將其都滅在地的裂縫之下,讓別的城中的人不再反抗。我是烈火,不容人觸犯,因為人都是我造的,我說什麼、作什麼人都得順服,不得反抗,人沒有權力來干涉我的工作,更沒有資格來分析我作工、說話的對錯,我是造物的主,受造的物該以敬畏我的心來達到我所要求的一切,不該講理,更不該抵擋,我是用我的權柄來治理我的民眾,凡從我造的受造之物就應該順服我的權柄。雖然今天你們在我前大膽放肆,悖逆我所教訓你們的言語,卻並不知害怕,但我只是以忍耐來與你們的悖逆相對,我不會因著一個個小小的蛆蟲翻動了糞土而大動肝火,以致影響我的工作,我是為了父的旨意忍受一切我所厭憎的、我所深惡痛絕的東西的存留,直到我言語的盡頭,直至我的最後一刻。你放心!我不會與一個無名的蛆蟲一般見識的,我不會與你比試「本領」的大小的,我厭憎你,但我能忍耐,而你悖逆我,但卻逃不脫我父應許我刑罰你的日子。一個受造的蛆蟲真能比得過造物的主嗎?秋天,落葉歸根,你歸回你「父」的家中,我歸回我父的身旁;我有我父的愛憐陪伴,你有你「父」的踐踏跟隨;我有我父的榮耀,你有你「父」的恥辱;我用我已忍耐已久的刑罰來陪伴著你,你用你那敗壞了萬年的腐臭了的肉體來迎接我的刑罰;我結束了在你身上的忍耐伴隨的話語工作,你卻開始成全我話語中受禍的角色;我大大歡喜,作工在以色列,你哀哭切齒,存亡在淤泥中;我恢復了原有的形像,不再在污穢中與你存留,你也恢復原有的醜相,仍在糞堆中鑽來鑽去;我工作、說話結束之時,是我喜慶之日,你抵擋、悖逆結束之日,是你哀哭之日;我不會同情你,你不得再見著我;我不會再與你「對話」,你再不得與我重相逢;我恨你悖逆,你念我可愛;我擊打你,你想念我;我歡然離開你,你卻自覺虧欠我;我永遠地不見你,你卻永遠地巴望我;我恨你,因你現在抵擋我,你想念我,因我現在刑罰你;我不願與你同居,你卻苦苦地期盼,永遠地哀哭,因你懊悔你對我所做的一切,你懊悔你的悖逆、懊悔你的抵擋,以至於你懊悔得滿臉伏地,全人癱倒在我前,發誓不再悖逆我,但你的心只是愛著我,卻永遠聽不見我的聲音,我要讓你自愧蒙羞。

繼續閱讀

東方閃電| 愛的守護 全能神教會韓文合唱團 第七輯

神自己的身分與地位
1 神是主宰萬物的那一位,神是管理萬物的那一位。他創造了萬有,他管理著萬有,同時他也­­­在主宰、供應著萬有,這就是神的地位,這就是神的身分。對於萬有來說,對於萬物來­說­,­神的真實身分是造物的主,也是萬物的主宰。神擁有這樣的身分,在萬物中是獨一­無二­的。­任何一個受造之物,在人類中的,還有在靈界的,都不能以任何的方式或者以­任何的­藉口來­冒充或替代神的身分、神的地位。因為具有這樣身分的、具有這樣能力的­、具有這­樣權柄的­、能主宰萬物的,在萬物中只有一位,那就是我們的獨一無二的神自­己就是我們­的獨一無二­的神自己。
2 他活在萬物中,在萬物中行走;他也能升為至高,在萬物之上;他能降卑為人,成為有血有­­­肉的人有血有肉的人中間的一份子,與人面對面,與人同甘共苦;同時,他掌管著萬有­,­決­定著萬有的命運,決定著萬有前行的方向;他更引導著全人類的命運,引導著全人­類的­前行­的方向。這樣的一位神是任何一個有生命的人都應當敬拜的、都應當順服的,­也都應­當認識­的。所以,無論你是人類中間的哪一部分人,你是人類中間的哪種人,信­神、跟隨­神、敬畏­神,接受神的主宰接受神的主宰,接受神對你命運的安排,這是任何­一個人,任­何一個有生­命的人唯一的選擇,也是必須的選擇。唯一的選擇,也是必須的­選擇。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續編)·獨一無二的神自己 八·神是萬物生命的源頭(四)》

神的愛對人是多麼重要
伴唱:「神對亞當的囑咐」這段經文的畫面是一幅既感人又溫馨的畫面,畫面中雖然只有神­­­與人,但這兩者的親密關係是那麼的讓人羨慕:
1 神的愛滿滿,無償地賜給人無償地賜給人,包圍著人;人天真無邪,無牽無掛,幸福地活在­­­神的眼目之下;神牽掛著人,人又是在神的庇佑之下活著庇佑之下活著,人所做的、人­的­一­言一行都與神息息相關,不能分開。
2 從神創造人類的那一刻開始,神對人類就有了責任。他的責任是什麼呢?他要保護人他要保­­­護人,他要看顧人,他希望人能夠相信也能夠聽從他所說的話,這也是神對人類的第一­個­期­望這也是神對人類的第一個期望。
3 在有了這個期望的同時神才說出了這樣的話:「園中各樣樹上的果子你可以隨意吃,只是分­­­別善惡樹上的果子你不可吃,因為你吃的日子必定死因為你吃的日子必定死。」這句簡­單­的­話代表著神的心意,也流露出神的心已經開始牽掛人了。
4 在這幾句簡單的話裡,我們看到了神的心,神的心裡有沒有愛?有沒有牽掛?神的愛與牽掛­­­不但讓人能體會得到,更能讓人著著實實地觸摸得到。如果你是一個有良心、有人性的­人­,­你會感覺到溫暖,感覺到被牽掛,感覺到被愛,也會感覺到幸福。
5 當你感覺到這些的時候,你對神會怎麼樣呢?你會不會依戀神哪?你會不會對神心生敬愛啊­­­?你的心會不會會不會靠近神哪?可見,神的愛對人是多麼重要!而人能體會、理解神­的­愛­就更為重要了!可見,神的愛對人是多麼重要!而人能體會、理解神的愛就更為重­要了­!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續編)·神的作工、神的性情與神自己 一》

東方閃電全能神教會是因主耶穌的再來——末世基督全能神在中國的作工而產生的,並非是哪個人設立的。基督就是真理、道路、生命,只要看了神的話語就看見神已顯現。

 

《那城必將傾覆》精彩片段:宗教巴比倫必在神烈怒中倒下

啟示錄:「哀哉!哀哉!巴比倫大城,堅固的城啊,一時之間你的刑罰就來到了。」(啟示錄1810)全能神說:「我們都相信神要作成的事是任何一個國家、任何一種勢力都無法攔阻的,而那些阻撓神作工、抵擋神說話、攪擾破壞神計劃的終會得到神的懲罰。一個人抵擋神的作工,神會將這個人打入地獄;一個國家抵擋神的作工,神會將這個國家毀滅;一個民族起來反對神的作工,神會讓這個民族在地球上消失,不復存在。」「世界在傾倒!巴比倫在癱瘓!宗教之界啊!怎能不因我在地的權柄而滅亡呢?誰還敢悖逆、抵擋我呢?難道是文士嗎?是所有的宗教官員嗎?難道是在地『執政掌權』的嗎?是天使嗎?誰不因我身的全備完滿而慶賀呢?在萬民之中誰不因我而頌揚不息、高興不止呢?……地上之國怎能不滅沒?地上之國怎能不傾倒?我民怎能不歡呼?怎能不歡歌?」(摘自《話在肉身顯現》)

東方閃電全能神教會是因主耶穌的再來——末世基督全能神在中國的作工而產生的,並非是哪個人設立的。基督就是真理、道路、生命,只要看了神的話語就看見神已顯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