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 | 渴望

到底是誰在殘害人、是誰在拯救人

福建省 許晴

  在學校裡,書本上提及當今的中國總是冠上繁華、現代、高科技等美名,又常常提及雷鋒、孔繁森等共產黨員怎麼為人民服務,天真、幼稚、無知的我在這些謊言的蒙蔽下認為外面的世界一定很美好,盼望著能早日出去看看。但在我跨出校園後,才發現大紅龍掌控下的真實世界是如此這般的邪惡、污穢、黑暗與不可生存。

  16歲時由於父親生意虧本,我就從學校出來到一家酒店當收銀員,在這裡我看到了讓我難以接受的現實生活中黑暗的一幕幕。我曾經特別崇拜的「警察叔叔」居然在這裡公開叫小姐陪坐,還有銀行行長、職員、村長、村幹部、工商局、稅務局、建設局的經理等等幾乎所有的公務員都是如此的淫亂、敗壞。他們大多數都是公款報銷,並用公款給情人買這買那,公車私用;每當他們的妻子打電話來時,他們都是習慣性地把音響關小聲點兒,並謊稱在外面吃飯、喝茶、應酬,一點兒也不覺得愧疚;大紅龍鼓吹的邪說謬論「一個男人沒有三妻四妾不是個男人」「錢不是萬能的,但沒有錢卻萬萬不能」「有錢能使鬼推磨」在我們酒店裡盛行,到我們酒店沒有叫坐台小姐的就被小姐罵是「白痴」,在這個社會,老實、憨厚的人根本吃不開。酒店裡的許多女同事都讓別人給包養起來,她們還以此為資本而驕傲;在酒店的婚禮上司儀公然宣揚「家裡紅旗不倒,外面彩旗飄飄」,公開鼓動人在外找情人等等。更有甚者,在廈門市杏林區有一個杏林村,像舊社會的皇室家庭一樣,這個村裡的人大多數都是暴發戶,他們鼓吹「男人在外面有再多的小老婆也沒有用,有本事就把老二、老三、老四全部娶回家來住同一棟房子,這才是真正有能耐的男人」。他們仗著有錢、有勢沒有一點王法,公然把小老婆都帶回家生兒育女,和大老婆在一起生活,卻沒有哪個部門前來問津。如今這個世界早已邪惡成風、破爛不堪,人都活在醉生夢死之中,追求物質享受、榮華富貴,吃、喝、嫖、賭、貪污、養「小三」、傍大款已成為時代潮流,並被世人列為正面事物,以此作為衡量人是否成功的標準。正如上面的交通所說:「隨著人類的敗壞越來越深,世界的潮流也越來越邪惡,世風日下、道德下滑、人心險惡成了必然趨勢。在世界潮流裡,正面的東西越來越少,邪惡的事物越來越佔導地位。因為充當世界主流的各方面人物都是不認識神的屬撒但的人,他們都是抵擋神、否認神的,他們掌控了世界的潮流,導致世界越來越黑暗,時代越來越邪惡,簡直就是個群魔亂舞的時代。」而大紅龍的黑暗統治就是這一切禍患的總根源,因為這些潮流都是大紅龍引領、提倡的,大紅龍到處搶男霸女,在政府機構裡,女下屬要是敢抗拒領導的調戲或上床要求,那就要穿小鞋,甚至被逐出去。大紅龍官員到一個地方,要是底下的人沒給它們找女人鐵定要丟烏紗帽,把它們侍候得舒舒服服的,那後面事情就好辦了。如今大紅龍到處大興紅燈區,街頭巷尾滿了淫亂之所,就連農村都淫亂成風,大紅龍還冠冕堂皇、厚顏無恥地說這樣可以帶動經濟發展。更甚的是,大紅龍還鼓勵女人做「二奶」,甚至招收中學生、中專生開辦「二奶學校」,專門為領導服務。在大紅龍的邪惡統治之下,如今電視裡、街道上、人群中到處都是不堪入目的淫穢畫面,邪惡之風席捲整個中華大陸,以至於家破人亡的慘劇比比皆是。

  一開始我特別看不慣這樣的生活,認為太低俗了,也感到特別噁心、看不下去,不管顧客怎樣約我出去,我不曾答應過他們。然而,因著我心中無神,沒有抵抗邪惡的能力,經過酒店多年罪惡的薰陶,幼小的心靈也盛滿了邪惡、污穢的思想,一個天真幼稚的我就此變成了一個崇尚邪惡的人,開始把這一切當作正面事物去看待,也開始認可這樣的世界潮流,看見他們這樣尋歡作樂覺得很正常,我的思想已被大紅龍同化了。那時,初戀的情人剛剛背叛我,和我同事在一起,傷透了我的心,他這樣對我,我不願意再等待他了,於是我便自暴自棄。之後,我喜歡上一個有婦之夫,他很年輕,事業有成,是我的偶像,我決定一輩子與他在一起,那時的我不再覺得做第三者是什麼可恥的事,認為只要他對我好就行了,我逐漸被捲入這黑暗、邪惡的社會潮流中不能自拔。雖然他對我很好,經常帶我去兜風、談心,但我們在一起幾次之後,我不再開心了,心靈裡十分痛苦,我知道我做錯事了,良心開始受到譴責、控告,經常哭泣。雖然那時我還沒接受末世的救恩,但心靈深處知道上帝在看著我的所作所為,我十分痛苦不知所措。我知道自己必須離開他,但又很傷心,默默地流著眼淚,是這個黑暗社會的薰陶把我敗壞得沒有人樣、沒有一點人格、尊嚴。然而,神卻在暗中帶領我,加給我力量,沒過多久我痛下決心選擇離開了他,並試著忘記他。信神後,我才明白當年自己良心上的譴責是神在呼喚我、提醒我,是神默默無聞地在拯救我,同時也明白了撒但是如何一步一步把我拖向罪惡的深淵,正如神話所說:「生在如此污穢之地的人嚴重地受到社會的傳染,受到封建禮教的薰陶,受到『高等學府』的教育,落後的思想,敗壞的道德,低劣的人生觀,卑鄙的處世哲學,毫無價值的生存,低賤的風俗與生活,這些東西都嚴重地侵擾著人的心,嚴重地破壞著人的良心,打擊著人的良心,因而人離神越來越遠,人越來越抵擋神。人的性情變得一天比一天毒辣,根本沒有一個人能為神甘心捨棄,沒有一個人能甘心順服神,更沒有一個人能甘心尋求神的顯現,而是在撒但的權下盡情地尋歡作樂,在污泥之地盡情地敗壞著自己的肉體。」但在我未明白這些以前,那些邪惡污穢之事已玷污了我,成了永遠都無法抹去的污點,想到這些我就特別地恨大紅龍,是它通過教育、宣傳把這時代敗壞得邪惡成風,群魔亂舞,而我則成了這個邪惡時代的一個犧牲品。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