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存檔

神作試煉、熬煉工作的意義

東方閃電 |  第四章 必須認識神末世作工方面的真理

4 神作試煉、熬煉工作的意義。相關神話如下:

「試煉是針對人裡面什麼情形呢?是針對人裡面不能滿足神的悖逆性情而說的,人裡面有許多摻雜,有許多假冒為善的成分,所以說神要試煉人,用試煉來潔淨人。……

……神真實的愛就是神的全部性情,神全部性情向人一顯明,給你的肉體帶來的是什麼?神的公義性情向人一顯明,人的肉體必然要受許多痛苦,不受這些痛苦,達不到被神成全,你也不能把真實的愛獻給神,神若成全你,必須得把他的全部性情向你顯明。從創世以來到現在,神的全部性情從未向人顯明,在末世神將他的全部性情向他所預定揀選的這班人顯明,而且藉著成全人的時候顯明他的性情,藉此作成一班人,這是神對人真實的愛。經歷神對人真實的愛,需要人經歷極大的痛苦,付上高的代價,最後才能被神得著,人最終才能將真實的愛還給神,神心才能得滿足。人若想被神成全,要想通行神的旨意,要想將真實的愛完全獻給神,必須經歷很多的痛苦、環境的折磨,把你這個人折騰得死去活來,最後能夠將真心被迫還給神。顯明一個人對神是不是有真實的愛,就在苦難熬煉當中顯明,神純潔人的愛,也是藉著苦難熬煉才達到。」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愛神才是真實的信神》 繼續閱讀

神作審判、刑罰工作的意義

 東方閃電 | 第四章 必須認識神末世作工方面的真理

3 神作審判、刑罰工作的意義。相關神話如下:

「末世的工作是各從其類的工作,是神經營計劃結束的工作,因為時候已經近了,神的日子已經來到了。神將所有進入他國中的人,也就是對他忠心到最終的人都帶入了神自己的時代。但在神自己的時代並未來到之時,神要作的工作不是視察人的行為,不是打聽人的生活,而是審判人的悖逆,因為神要潔淨所有來到他寶座前的人。凡是跟隨神的腳蹤走到今天的人則都是來到神寶座前的人,既是這樣,那每一個接受神最後作工的人都是神潔淨的對象。也就是說,每一個接受神最後作工的人都是神審判的對象。」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基督用真理來作審判的工作》 繼續閱讀

神作征服工作的意義

東方閃電 | 第四章 必須認識神末世作工方面的真理

2 神作征服工作的意義。相關神話如下:

「今天作征服的工作就是奪回所有的見證、奪回所有的榮耀,讓所有的人都敬拜神,達到在受造之物中間有見證,這就是這一步要作的工作。究竟怎麼征服人類呢?就是藉著這步話語的工作來達到讓人心服口服,藉著揭示、審判、刑罰和無情的咒詛來使人徹底服氣,揭示人的悖逆,審判人的抵擋,來達到讓人認識人類的不義,認識人類的污穢,藉此襯托神的公義性情,主要是藉著這些話來征服人,讓人心服口服。話語是最終征服人類的途徑,接受征服的都得接受話語的擊打與審判。現在說話的過程就是征服的過程,人到底怎麼配合呢?你就是配合會吃喝這些話,達到明白這些話。怎麼被征服,這個人自己沒法做到,只能是在吃喝這些話的基礎上,認識自己的敗壞污穢、認識自己的悖逆不義仆倒在神面前。你能摸著神的心意之後去實行,而且還得有異象,你能完全順服在這些話之下,沒有任何選擇,這就達到被征服了,而且是因著話被征服的。人類為什麼失去見證了?就是因為人都不信神,人心裡根本沒有神了,征服人類就是讓人類恢復這個『信』。人總往世界上跑,盼望、前途、奢侈要求太多,總為肉體著想,為肉體打算,根本沒有心尋求信神之道,人的心都被撒但擄去了,人失去了敬畏神的心,一心為著撒但,而人又是神造的,就這樣人便失去了見證,也就是失去了神的榮耀,征服人類就是為了奪回人敬畏神的榮耀。」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征服工作的內幕(一)》

  「我來作征服工作的目的不單是為了征服而征服,而是為了顯明義與不義而征服,是為了掌握懲罰人的證據而征服,是為了定罪惡人而征服,更是為了成全存心順服的人而征服。」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真心順服神的人必能被神得著》 繼續閱讀

神作征服工作的意義

東方閃電|第四章 必須認識神末世作工方面的真理

1 神作話語工作的意義。相關神話如下:

  「在國度時代神用話語來開闢時代,用話語來改變作工方式,用話語來作整個時代的工作,這是話語時代神作工的原則。他道成肉身站在不同的角度說話,使人真正看見了話在肉身顯現的神,看見了神的智慧與奇妙。這樣作工是為了更好地達到征服人、成全人、淘汰人的目的,這才是話語時代話語來作工的真實含義。藉著話語認識神的作工、認識神的性情、認識人的本質、認識人該進入的,藉著話語成全了神在話語時代要作的一切工作,藉著話語顯明人、淘汰人,也藉著話語來試煉人。人都看見了話、聽見了話也認識了話的存在,因而相信了神的存在,相信了神的全能、智慧,相信了神愛人、拯救人的心。『話語』這個詞雖然普通而且簡單,但從道成肉身的神的口中說出的話卻震動地宇,改變了人的心,改變了人的觀念、舊性情,也改變了整個世界的舊貌。歷代以來只有今天的神才這樣作工,只有今天的神才如此說話,如此來拯救人,人便從此活在了話語的引導之下,活在了話語的牧養供應之中,人都活在了話語的世界之中,活在了神話的咒詛、神話的祝福之中,更多的人活在了話語的審判、刑罰之中。這些話、這些作工都是為了拯救人,都是為了成就神的旨意的,都是為了改變舊造世界的原貌的。神以話來創世,以話來帶領全宇之人,又以話來征服拯救全宇之人,最終以話來結束整個舊世界,這才完成了整個經營計劃的全部。在整個國度時代神都用話語來作工,以話語來達到作工果效,他不顯神蹟也不顯異能,只用話語來作工。人都因著話語而得著滋補,得著供應,都因著話語得著認識,有真實的經歷。話語時代的人實在蒙了極大的祝福,不受皮肉之苦,只管享受神話的豐富供應,不用尋求不用跑路,在安逸之中就看見了神的顯現,聽見了神的親口發聲,得著了神的供應,看見了神的親自作工,這都是歷代以來的人不能享受到的,都是歷代以來的人不能得到的祝福。」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國度時代就是話語時代》

繼續閱讀

第三章 必須認識神三步作工方面的真理

東方閃電 | 第三章 必須認識神三步作工方面的真理

3 認識神三步作工之每步作工的目的和意義。相關神話如下:

  「當時,耶和華在以色列的作工的意義、目的、步驟就是為了在全地開展他的工作,以以色列為中心向外邦擴展,這是他在全宇作工作的原則——以點帶面,然後擴展,以至於達到全宇之下都接受他的福音。開始的以色列人就是挪亞的後代,這些人只有耶和華的氣息,也懂得吃穿住行,但並不知道耶和華是怎麼樣的一位神,也並不知道他對人的心意,更不知道人當怎樣敬畏造物的主。是否有規條,是否有律例,是否有受造之物對造物主該作的工作,亞當的後代並不知道這些。他們只知道做丈夫的應該出力流汗養家糊口,做妻子的應該順服丈夫,為耶和華所造的人類傳宗接代。就是說,像這樣的只有耶和華氣息、有耶和華生命的人並不知道怎樣遵行神的法度,怎樣滿足造物的主,他們明白得太少。所以說,在他們的心中雖然沒有彎曲詭詐,也很少有嫉妒紛爭,但是他們對耶和華——造物的主並不認識也不了解。就這樣的人的祖先只知道吃耶和華的、享受耶和華的,卻不懂得敬畏耶和華,不懂得耶和華是他們當跪拜的,這怎麼能稱為受造之物呢?這樣,『耶和華是造物的主』,『他造人類是為了彰顯他、榮耀他、能夠代表他』這話不就落空了嗎?沒有敬畏耶和華心的人怎能成為耶和華榮耀的見證呢?怎能成為耶和華榮耀的彰顯呢?那麼耶和華所說的『我照著我的形像造了人類』這話不就成為撒但——那惡者所抓的把柄了嗎?這話不就成了耶和華造人類羞辱的記號了嗎?為了完成這步工作,耶和華造了人類之後,從亞當到挪亞,他並沒有指示帶領他們,而是從洪水滅世以後正式帶領以色列人——挪亞的後代,也就是亞當的後代。在以色列作工說話帶領以色列所有的眾百姓在以色列全地生活,以至於讓人看見耶和華不僅能夠吹給人氣息讓人有他的生命,從塵土中得復甦成為受造的人類,而且他能夠焚燒人類、咒詛人類,用他的刑杖管理著人類,而且他又能帶領人在地上生活,按照晝與夜的時間在人中間說話作工。他所作的工作只是為了讓受造之物都明白,人本是來自於耶和華從地上撿起的塵土之中,而且是耶和華所造。不僅這樣,他先在以色列作工更是為了讓以色列以外的(其實並不是以色列以外的,而是從以色列人當中分出來的外邦與外族,但其祖先仍是亞當與夏娃)各邦各族能從以色列得著耶和華的福音,以便全宇之下的受造之物都能敬畏耶和華,尊耶和華為大。假如耶和華起始不在以色列作工,只是造了人類之後讓人類在地上無憂無慮地生活,這樣,就按人的肉體本性來說(本性即指人永遠不知道人所看不著的東西,也就是不知道是耶和華造的人類,更不知道耶和華為什麼造人類)永遠不知道是耶和華造的人類,也永遠不知道耶和華是萬物的主。若耶和華把人類造完之後放在地上有可享受之物以後,耶和華便甩袖而去,卻不在人中間帶領人一段時間,那整個人類就歸於烏有,甚至創造的天地萬物、創造的整個人類都將歸於烏有,而且成了撒但踐踏之地。這樣,耶和華所盼望的『在地上就是他所造之物中間,能有他的立足之地,也就是聖地』這個願望就破滅了。所以說,他造了人類之後,能在人類中間帶領人生活,在人類中間向人說話,都是為了實現他的願望,也是為了成就他的計劃。他在以色列作工僅是為了成就他未創造萬物以先所立的計劃,因此,他先在以色列民中間作工與他創造萬物並不相矛盾,都是為了他的經營,為了他的工作,為了他的榮耀,也為了他創造人類能有更深的意義。他在挪亞以後帶領地上的人類生活了兩千年,使人都明白了人該怎樣敬畏耶和華萬物的主,也明白了人當怎樣生活,人當怎樣活著,更明白了當怎樣為耶和華作見證、順服他、敬畏他,以至於像大衛與他的眾祭司一樣來鼓樂讚美耶和華。

  當耶和華沒作兩千年工作以先,人什麼都不知道,幾乎都墮落下去,以至於達到洪水滅世以前,淫亂敗壞,心裡根本沒有耶和華,更不存有耶和華的道。他們從來不明白耶和華要作什麼工作,他們沒有理智,更沒見識,只是像一個喘著氣的機器一樣,對人、對神、對萬物、對生命等等這些他們一律不知。在地上他們作了許多毒蛇引誘的工作,說了許多觸犯耶和華的話,但是因著他們的無知,耶和華並沒有刑罰他們,也沒有管教他們,只是在洪水滅世之後,就是挪亞六百零一歲以後,耶和華正式向挪亞顯現,帶領挪亞和他的家裡人,就是帶領這在洪水以後所存留下來的飛禽走獸與挪亞及其子孫後代,直到律法時代結束,共兩千五百年。他在以色列作工也就是正式作工一共兩千年,在以色列與以色列以外同時作工共是五百年,合起來一共是兩千五百年。」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律法時代的工作》 繼續閱讀

第三章 必須認識神三步作工方面的真理

東方閃電 |  第三章 必須認識神三步作工方面的真理

1 什麼是經營人類的工作?相關神話如下:

  「經營人類的工作一共分為三步,也就是拯救人類的工作共分為三步,這三步作工並不包括創世的工作,而是律法時代的工作、恩典時代的工作與國度時代的工作這三步作工。創世的工作只是產生全人類的工作,並不是拯救人類的工作,與拯救人類的工作並無關係,因為創世之時人類並未經撒但敗壞,所以,也就沒有必要作拯救人類的工作。拯救人類的工作是從人類被敗壞以後而才開始的,所以經營人類的工作也是從人類經敗壞以後而才開始的。也就是說,『經營』是因著拯救工作的開始而有的,並不是隨著創世的工作而有的,是人類有了敗壞性情以後才有了經營工作,所以經營人類的工作只包括三部分,並不是四個步驟,也不是四個時代,這才是正確的說法。到末了的時代為止,經營工作已經全部結束,經營工作結束也就意味著拯救全人類的工作已經全部結束,人類從此便告一段落。如果沒有拯救全人類的工作那就不存在經營的工作,也不存在三步作工,正因為人類墮落而且急需拯救,耶和華才結束了創世工作,開始了律法時代的工作,這樣才開始了經營人類的工作,也就是開始了拯救人類的工作。『經營人類』的內涵之意並不是帶領剛造好(即未經敗壞)的人在地上生活,而是拯救經撒但敗壞的人類,就是變化被敗壞的人類,這是『經營人類』的內涵之意。創世工作並不包括在拯救人類的工作當中,所以『經營人類』的工作不包括創世的工作,只包括創世以外的三步作工,要知道經營人類的工作就務必得知道三步作工的歷史,這是每個蒙拯救的人所應當知道的。作為一個受造之物既應知道人是神造的,也應知道人類敗壞的起源,更應知道人類蒙拯救的經過。你們若只知道實行一些規條來獲得神的歡喜,卻並不知道神是如何拯救人類的,也不知道人類敗壞的起源,這就是作為一個受造之物的短缺之處了。你不要只滿足於明白一些可實行的真理,而對於大的經營工作範圍的事你卻一概不知,那你就太教條了。三步作工是經營人類工作的內幕,是全天下福音的降臨,是全人類中最大的奧祕,也是廣傳福音的根據。你若一心只追求明白一些與你生命有關的簡單的真理,對這最大的異象、最大的奧祕你卻不知道,那你的生命不就成了只可看卻不可用的殘品了嗎?」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認識三步作工是認識神的途徑》 繼續閱讀

38 到底怎樣確定全能神就是耶穌的再來呢?

東方閃電 | 到底怎樣確定全能神就是耶穌的再來呢?

神話答案:

  

  「第一,他能開展時代;第二,他能供應人的生命,能把人要走的路指出來。這就可以定準他就是神自己,最起碼他所作的工作能完全代表神的靈,從他所作的工作能看見他身上有神的靈。因道成肉身的神作的工作主要是開闢新的時代,帶領新的工作,開闢新的境地,就這幾條就可定準他是神自己……」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道成肉身的神的職分與 人的本分的區別》

  「考察這樣的事也並不困難,但需要我們每個人先知道這樣一個真理:既是道成肉身就有神的實質,既是道成肉身就有神的發表。神既道成肉身就要帶來他要作的工作,既是神道成肉身就要發表神的所是,既是道成肉身就能帶給人真理,賜給人生命,指給人道路。若不具備神實質的肉身那就定規不是道成肉身的神了,這一點是確定無疑的。人要考察是否是神所道成的肉身,那就得從他所發表的性情與說話中來確定。也就是說,確定是否是神所道成的肉身,或確定是否是真道,必須得從他的實質上來辨別。所以說,是不是神所道成的肉身,關鍵在乎其實質(作工、說話、性情等等更多的方面),並不在乎其外表。人若因為考察其外表而忽視了其實質,那就是人的愚昧無知了。外表不能決定實質,更何況神作的工作都不能合乎人的觀念,耶穌的外表不就是一副不合人觀念的外表嗎?他的相貌與打扮不就說明不了其真實身分嗎?當初的法利賽人之所以抵擋耶穌,不就是因為他們只看耶穌的外表卻並不細心接受耶穌口中之言的緣故嗎?我希望每一位尋求神顯現的弟兄姊妹都不要重演歷史的悲劇,都不要做當代的法利賽人將神重釘十字架,應仔細考慮考慮當如何迎接神的重歸,應清醒清醒自己的頭腦當如何做一個順服真理的人,這是每一個等候耶穌駕著白雲重歸的人的職責。」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寫在前面的話》

  「現在作的工作是將恩典時代的工作向前推移了,也是整個六千年經營計劃中的工作向前發展了,恩典時代雖結束了,但神的工作更向前進深了。為什麼一再說這步工作是在恩典時代、律法時代的基礎上作的?就是說,今天的工作是恩典時代工作的繼續,也是律法時代工作的拔高,三步工作都緊緊相聯,一環緊扣一環。為什麼還說這步工作是在耶穌那步工作的基礎上作的?若不在耶穌那步作工的基礎上,這步還得釘十字架,還作上步的救贖的工作,這就沒有意義了。所以,不是工作徹底結束了,乃是時代向前推移了,是比以前的工作更高了。可以說,這步工作是建立在律法時代的基礎上的,也是建立在耶穌工作的磐石上的工作,是一步一步建造起來的,並不是這步工作是另外又起頭了,三步工作的綜合才可稱為六千年的經營計劃。這步工作是在恩典時代工作的基礎上作的,如果這兩步工作沒關係,那這步為什麼不重新釘十字架?為什麼不擔當人的罪?也不是聖靈感孕,也不釘十字架擔當人的罪,而是直接來刑罰人,若不在釘十字架之後作刑罰人的工作,而且現在來了還不是聖靈感孕,那就沒資格來刑罰人,正因為與耶穌是一,才直接來刑罰、審判人的。這一步的工作都是在以前那步工作的基礎上作的,所以說這樣的工作才能將人一步一步拯救出來。耶穌與我是從一位靈來的。雖然肉身沒關係,但靈是一位;作工的內容雖不一樣,擔當的工作也不一樣,但實質是一樣的;肉身所取的形像不一樣,那是因著時代不同,因著工作的需要而不相同;職分不同,帶來的工作也就不一樣,向人顯明的性情也不一樣。所以人今天所看見的、所領受到的與以往都不一樣,這都是因著時代的不同而有的。儘管他們的肉身的性別並不相同,形像也不相同,也不是生在一個家族中,更不是生在同一個時期,但他們的靈是一位。儘管他們的肉身沒有任何血統關係,也沒有任何肉體關係,但這些並不能否認他們是神在兩個不同時期所道成的肉身。是神道成的肉身,這個是不可推諉的事實,但他們並不是相同的血緣,他們也沒有共同的人類語言(一個是會說猶太語的男性,一個是專說中國漢語的女性),就因著這些,他們便分布在不同的國家中來作各自該作的工作,而且是在不同的時期。儘管他們是一位靈,也就是具有相同的實質,但他們的肉身的外殼根本沒有完全相仿的地方,只不過有相同的人性,但就肉身的長相、出生並不相同。就這些並不影響各自的作工,也並不影響人對他們的認識,因為他們總歸還是一位靈,誰也不能把他們拆開,儘管他們沒有血緣關係,但就他們的靈支配了他們的全人,使他們在不同時期擔當了不同的工作,而且他們的肉身並不是一個血統。就如耶和華的靈並不是耶穌的靈的父一樣,也就如耶穌的靈根本不是耶和華的靈的子一樣,他們乃是一位靈。就如今天道成肉身的神與耶穌一樣,沒有血系相聯,但他們本為一,這乃是因為他們的靈原是一位。」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兩次的道成肉身完全了 道成肉身的意義》

本文來源:天國福音  到底怎樣確定全能神就是耶穌的再來呢?

更多推薦:

全能神教會是神親自設立的教會

第一章 必須認識全能神是創造天地萬物的獨一真神

東方閃電 | 第一章 必須認識全能神是創造天地萬物的獨一真神

1 全能神是主宰萬有的獨一真神。相關神話如下:

  「人類根本就不知道宇宙萬物的主宰究竟是誰,更不知道人類的起初與將來,只是很無奈地在這個規律中活著,沒有人可以擺脫,也沒有人可以改變,因為在萬物其間、在天宇之上有一位從亙古到永遠的那一位主宰著這一切。他是人類從未目睹過的那一位,是人類從來就不曾相識的那一位,是人類從來就不相信存在的那一位,但他卻是吹給人類祖先氣息、給人類生命的那一位,是供給、滋養人類生存的那一位,是帶領人類走到今天的那一位,更是人類唯一賴以生存的那一位。他主宰著萬物,主宰著天宇中的萬物生靈;他掌管著四季,調節著風霜雪雨的轉換;他賜給人類陽光,也為人類帶來夜幕的降臨;他鋪張天地,為人類帶來了山河湖泊與其中的活物。他的作為無處不在,他的能力無處不在,他的智慧無處不在,他的權柄無處不在。這一切一切的規律法則是他作為的體現,是他智慧與權柄的流露。誰能逃脫他的主宰?誰能逃脫他的安排?萬物都在他的眼目中存活,更在他的主宰之下生息。他的作為與他的能力使人類不得不承認他的確實存在,不得不承認他主宰著萬物這一事實。除他之外沒有任何一樣東西可以掌管這個宇宙,更沒有一樣東西可以這樣源源不斷地供應著這個人類。不管你能否認識到神的作為,也不管你是否相信神的存在,你的命運毫無疑問地都是在神的命定之中,而神也毫無疑問地永遠都是主宰萬物的那一位。他的存在與他的權柄並不是根據人類能否認識、能否領會得了而決定的。只有他知道人類的過去、現在與將來,也只有他能決定人類的命運。不管你能否接受這一事實,然而這一切都將在不久的將來讓人類親眼目睹,這也是神即將要作成的事實。」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人在神的經營中才能蒙拯救》

  「生命的道不是任何一個人都能具備的,也不是每一個人都能輕易得到的,因為生命只能從神而來,也就是說只有神自己才具備生命的實質,只有神自己才有生命的道,所以說只有神才是生命的源頭,只有神才是湧流不斷的生命活水泉源。創世以來神作了大量的帶有生命活力的工作,作了許多帶給人生命的工作,付出了許多使人能得生的代價,因為神自己就是永生,神自己就是使人復活的道。神無時無刻不在人的心中,無時無刻不活在人的中間,他作了人生活的動力,作了人生存的根本,又作了人後天生存的豐富的礦藏。他使人轉而復生,使人頑強地活在人的每一個角色中,靠著他的力量,靠著他永不熄滅的生命力,人活了一代又一代,而神生命的力量始終如一地在人的中間支撐著,他付出了常人未曾有的代價。神的生命力能戰勝一切的力量,更超越一切的力量,他的生命是永久的,他的力量是超凡的,任何的受造之物、任何的敵勢力都是難以壓倒他的生命力的。無論何時無論何地他的生命力都存在著,都閃爍耀眼的光輝,天地巨變而神的生命卻永久不變,萬物都逝去而神的生命卻依然存在,因為神是萬物生存的起源,是萬物賴以生存的根本。人的生命是來源於神,天的存在是因著神,地的生存也是來源於神的生命的力量,任何帶有生機的東西都不能超越神的主宰,任何帶有活力的東西都不能擺脫神權柄的範圍。這樣,無論何許人士都得歸服於神的權下,都得活在神的掌管之中,都不能逃出神的手心。」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只有末後的基督才能賜給人永生的道》

繼續閱讀

征 服 工 作 的 內 幕(二)

 

 東方閃電 | 征 服 工 作 的 內 幕(二)

  以前你們總追求作王掌權,你們現在對這事還沒完全放下,還想著要作王掌權,頂天立地,現在看看你有這個資格嗎?這不是太無理智了嗎?你們所追求的、注重的現實嗎?你們連正常人性都不具備,這不是太可憐了嗎?所以現在只談被征服、作見證、提高素質、進入成全的路,其餘一概不談。有些人厭煩純正的真理,看見總講正常人性,總講提高素質,他們就不願意了,不喜愛真理的人不好成全。只要你們現在進入了,一步一步按著神的心意去做,能把你淘汰嗎?在中華大陸作這麼多的工作,這麼大規模地作工,說這麼多話,他能半途而廢嗎?能把人帶入無底深坑嗎?現在關鍵得認識人的實質,認識你們該進入的,談談生命進入,談談性情變化,究竟怎麼能被征服,怎麼能夠完全順服神,為神作最後的一步見證,達到順服至死,你得注重這些才行,那些不現實的、無關緊要的先放下,別考慮。現在你該知道怎樣被征服,被征服之後人的表現是什麼,你說你被征服了,你能不能順服至死?不管有沒有前途你都能跟隨到底,不管環境怎麼樣你能對神不失去信心,最後得達到約伯的見證——順服至死,達到彼得的見證——愛神至極這兩方面見證。一方面像約伯,他物質東西沒了,肉體的病痛臨到他,但是約伯不棄絕耶和華的名,這是他的見證。彼得能夠愛神至死,到死的時候還愛神,上十字架還愛神,不想自己前途,也不追求自己美好的盼望、奢侈的想法,只追求愛神、順服神的一切安排,你得達到這個標準才算是見證,才是被征服以後被成全的人。現在人如果真認識自己的實質,認識自己的地位,還追求什麼前途、盼望?不管神是否成全我,我得跟隨神,神現在作的一切都好,都是為了我,為了讓我們的性情能夠變化,脫離撒但的權勢,使我們生在污穢之地卻能夠脫離污穢,擺脫污穢,擺脫撒但權勢,從撒但的權勢下能夠出來,這是你該認識的。當然對你是這樣要求的,在神那只不過是征服,使人裡面有順服的心志,能夠一切任神擺佈,這就妥了。現在多數人已被征服了,但人裡面還有許多悖逆的東西、不順服的東西,人的真實身量還太小,只要有盼望、有前途人就起來了,若沒有一點盼望、沒有什麼前途人又消極了,甚至就想離神而去,對追求活出正常人性,人就不太願意,這不行!所以還得談征服。其實,在征服的同時也是成全,一邊征服你,同時也達到了初步成全的果效。說到征服與成全不相同是按人變化的程度說的,被征服是人被成全的起步,被征服並不能代替人完全被成全了,不能證明人被完全得著了。被征服以後的人,也有一些性情的變化,但是與完全被得著的人的變化就差遠了。現在作的是被成全的初步工作——被征服,你若不能達到被征服,你就沒法達到被成全、被神完全得著,只能得到一點刑罰與審判的言語,但並不能將你的心完全變化,這樣你就是一個被淘汰的人,相當於只是看看餐桌上的美宴,並沒有吃著,這不是太可憐了嗎?所以你得追求變化,不管征服、不管成全都在乎你是否有變化,在乎你這個人有無順服,這就決定你到底能不能被得著。你該知道,征服與成全只不過是按著變化的程度與順服的程度說的,而且是針對愛神的純潔度說的。今天要的是你能徹底被成全,但起初你得被征服——對刑罰與審判有足夠的認識,能夠有信心跟隨,而且是追求變化的人、追求果效的人,這才是追求被成全的人。在成全的過程當中征服,在征服的過程當中成全,這些都是你們當明白的。今天你追求被成全也好,或者追求外表人性變化、提高素質這些都可以,但最主要的是你能夠明白今天神作的一切都有意義、都有益處,讓你生在污穢之地能夠脫離污穢,擺脫污穢,能夠勝過撒但的權勢,能夠脫離撒但的黑暗權勢,讓你注重這些,使你這個人在污穢之地能夠蒙保守。最後讓你作什麼見證呢?就是說你生在污穢之地能成為聖潔,不再沾染污穢,生在撒但的權下脫離了撒但的權勢,不被撒但佔有,不被撒但困擾,活在了全能者的手中,這是見證,是與撒但爭戰得勝的證據。你這個人能背叛撒但,你所活出的不是流露撒但,乃是像神造人時所要求人該達到的,也就是要求的正常人性,要求人的正常理智,正常的見識,正常的愛神心志,對神的忠心,這就是一個受造之物該作的見證。你說:我們生在污穢之地,因著神的保守,因著神的帶領,因著神把我們征服了,我們脫離了撒但的權勢。之所以我們今天能順服下來,也是神征服我們之後所達到的果效,不是我們人好,也不是我們人天生就愛神,因為神揀選了我們,也因著神預定了我們,使我們今天被他征服,使我們今天能夠為他作見證,能夠事奉他,也因著他揀選了我們,保守了我們,使我們蒙了拯救,從撒但權下被拯救出來,使我們在大紅龍的國家脫離了污穢,蒙了潔淨。再看你的外表活出有正常人性,說話有理智,能夠像一個正常人的樣,別讓人看見你說,這不是大紅龍的形象嗎?姊妹不像個姊妹樣,弟兄不像個弟兄樣,沒有一點聖徒的體統,別人就會說,怪不得神說他們是摩押的後代,一點不差!若人家看見你們說,雖然神說你們是摩押的後代,但你們的活出已經證明你們脫離了撒但的權勢,在你們裡面雖然也有那些東西,但你們能背叛它,說明你們徹底被征服了。你們這些被征服、蒙拯救的人會說:「我們是摩押的後代這不假,但是我們蒙了神的拯救,雖然以前摩押的後代被棄絕,遭受咒詛,被以色列人趕到外邦,到如今,神拯救了我們。我們是最敗壞的人這不假,這是神命定好的,這是事實,誰也不能否認,但今天我們脫離了那個權勢,我們恨惡我們的祖先,我們願意背叛我們的祖先,徹底背叛它,順服神的一切安排,按著神的心意去做,達到神對我們的要求,達到滿足神的心意。摩押背叛神,他不按神的心意去做,是神恨惡的對象,但我們該體貼神的心,今天我們既然明白神的心意,我們不能再背叛神,我們得背叛老祖宗!」以前說的背叛大紅龍,現在主要是背叛人的老祖先,這是人被征服的一方面見證,不管你今天怎麼進入,總的來說這方面見證不能少。

繼續閱讀

東方閃電 | 道 成 肉 身 的 奧 祕(四)

聖經, 聖靈, 羔羊, 恩典,道成肉身

東方閃電 | 道 成 肉 身 的 奧 祕(四)

  你們對聖經的內幕、聖經的形成都得知道,這些都是沒接受神新工作的人所沒有的,他們不知道,你把這些實質東西說透了,他們就不與你摳聖經了。他們總好摳那些預言的東西:那句話應驗了嗎?這句話應驗了嗎?他們接受福音是按著聖經來接受,他們傳福音是按著聖經來傳的,他們都是靠著聖經的字句來信神,離開聖經他們就不信神,他們以摳聖經這樣的方式來生活。當他們再摳聖經讓你解釋,你就說:咱們先別對號,看看聖靈怎麼作,用真理來對照我們所走的路是否是聖靈的工作,用聖靈工作來檢驗我們所走的路對不對。至於哪句話沒應驗,哪句話應驗了,我們人別插手,我們最好還是說說聖靈作的工作,說說神現在的最新工作。聖經那是當時先知傳達的神的話、神使用的人寫的話,只有神自己能解釋那些話,只有聖靈能顯明那些話的意思,只有神自己能夠揭開那七印,展開那書卷,你說你也不是神,我也不是神,誰敢隨便解釋神的說話呢?你敢解釋那話嗎?就是先知耶利米來了,約翰來了,以利亞來了,他們都不敢解釋那些話,因為他們都不是羔羊,只有羔羊自己能揭開那七印,展開那書卷,除他之外無人能解釋他的話。我不敢妄稱神的名,我更不敢解釋神的話,我只能做一個順服神的人,你是神嗎?受造之物沒有一個人敢揭開那書卷的,誰也不敢解釋那話,所以我也不敢解釋,最好你也別解釋了,誰也別解釋了,咱們談談聖靈工作,這是人能達到的。我了解一點耶和華、耶穌作的工作,但我並沒有親自經歷,我只能稍說一點,至於當時以賽亞說的那些話什麼意思、耶穌說那話什麼意思我不作解釋,我不是研究聖經的,我是跟隨神現時作工的,你既然把聖經看成小書卷了,那不是只有羔羊能揭開嗎?除了羔羊能揭開,誰還能揭開?你也不是羔羊,我更不敢妄稱神自己,所以我們別研究聖經,別摳聖經,最好談談聖靈作的工作,就是神自己作的現時的工作,我們看看神作工的原則是什麼,實質是什麼,我們根據這個來對號,看看今天我們所走的路是不是對的,是不是正確的,以這個來定準。你們要傳福音,尤其是給宗教界的人傳福音,非得明白聖經,對聖經的內幕得掌握,否則,你就沒法傳福音。你掌握了大方向,不跟他摳聖經的死字句,你只講神的作工、講生命真理,這樣就能將那些真心尋求的人得著。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