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存檔

【東方閃電】全能神的發表《你真是信神的人嗎?》

  全能神說:「你們只仰慕天上看不見的神,只懼怕看不見的神,對地上活著的基督你們並不在乎,這不仍然是你們的不信嗎?你們只懷念過去曾作過工作的神,卻並不面對今天的基督,這些永遠是你們心中夾雜的並不相信今天的基督的『信』。我並不低估你們,因為你們不信的成分太多了,因為你們需要被解剖的雜質太多了,這些雜質就是你們根本就沒有『信』的標誌,是你們棄絕基督的記號,是你們背叛基督的烙印,是你們認識基督的帕子,是你們被基督得著的隔閡,是你們與基督相合的屏障,是你們不被基督稱許的憑據。」

東方閃電全能神教會是因主耶穌的再來——末世基督全能神在中國的作工而產生的,並非是哪個人設立的。基督就是真理、道路、生命,只要看了神的話語就看見神已顯現。

東方閃電 | 全能神的發表《稱呼與身分的說法》上集 【粵語】

  全能神說:「耶穌代表的是神的靈,是神的靈直接作工,而且是作新時代的工作,是無人作過的工作,他開闢了新的出路,他代表的是耶和華,代表的是神自己。而彼得或保羅或大衛不論他們被稱為什麼,他們僅僅代表一個受造之物的身分,或是奉耶穌或耶和華的差遣。所以他們作的工作再多,行的異能再大,也僅僅是一個受造之物,不能代表神的靈,是奉神的名或奉神的差遣去作工,而且是在耶穌或耶和華開展的時代中作工,不是作另外的工作,畢竟他們僅僅是一個受造之物。」

東方閃電全能神教會是因主耶穌的再來——末世基督全能神在中國的作工而產生的,並非是哪個人設立的。基督就是真理、道路、生命,只要看了神的話語就看見神已顯現。

東方閃電 | 末世基督的發表《神的作工、神的性情與神自己(三)》第八部分

   全能神說:「主耶穌雖然復活了,但是他的心、他的作工並沒有離開人,他以他的顯現告訴人無論他以什麼樣的方式存在,他都會隨時隨地地陪伴著人,與人同行、與人同在,隨時隨地地供應人、牧養人,他也會隨時隨地讓人看得見、摸得著,讓人不再感覺無助。主耶穌也想讓人知道,人生活在這個世界上不是獨立的,人有神的牽掛與神的同在,神是人永遠的依靠,神是每一個跟隨他之人的親人,有他作依靠,人不再孤單,不再無助,接受他作贖罪祭的人就不再被罪捆綁。主耶穌復活之後作的這些工作在人看是很小的一些事,但是在我看每一件事都是那麼有意義,都是那麼有價值,而且都是那麼重要、有分量。」

東方閃電全能神教會是因主耶穌的再來——末世基督全能神在中國的作工而產生的,並非是哪個人設立的。基督就是真理、道路、生命,只要看了神的話語就看見神已顯現。

東方閃電 | 末世基督的發表《獨一無二的神自己 一 神的權柄(一)》第二集

本視頻中神的話語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續編)》,其中包含的內容有:

第四日,人類的節令、日子、年歲在神又一次的施行權柄中誕生了

第五日,一個個形態各異的生命以不同的方式展示造物主的權柄

第六日,造物主話語一出,他意念中的各類活物陸續登場

造物主權柄之下的萬物都盡善盡美

所有的受造之物與非受造之物都不能代替造物主的身分

東方閃電全能神教會是因主耶穌的再來——末世基督全能神在中國的作工而產生的,並非是哪個人設立的。基督就是真理、道路、生命,只要看了神的話語就看見神已顯現。

東方閃電| 救 贖 時 代 的 工 作 內 幕

  在我的整個經營計劃當中,也就是六千年的經營計劃當中,一共分三個步驟,即三個時代:起初的律法時代、恩典時代(即救贖時代)、末了的國度時代。這三個時代,按著時代的不同,我的作工內容也不相同,但是每步作工都是按著人的需要而作,說得確切點,就是按著與撒但爭戰時撒但所施行的詭計而作,是為了打敗撒但,顯明我的智慧、全能,也是為了將撒但的詭計都揭露出來,從而拯救活在撒但權下的全人類,是為了顯明我的智慧與全能,也是為了顯露撒但的醜陋不堪,更是為了讓受造之物有善惡之分,認識我是萬物的主宰,看清撒但是人類的仇敵、敗類、惡者,能夠把善與惡、真理與謬理、聖潔與污穢、偉大與卑鄙分得一清二楚。讓這些無知的人類都能夠為我作見證:不是「我」敗壞人類,只有我自己——造物的主將人類拯救,賜給人可享受之物,認識我是萬物的主宰,而撒但僅僅是一個被造的後來又背叛的受造之物。在六千年經營計劃當中,我分三個步驟,這樣作工以便達到這樣的果效:讓受造之物能夠為我作見證,明白我的心意,認識我是真理。所以,在六千年經營計劃的起首工作中,我作了律法的工作,就是耶和華帶領眾百姓的工作,第二步在猶太的各鄉村裡開展了恩典時代的起步工作。耶穌代表恩典時代的所有工作,他道成肉身,釘了十字架,也開始了恩典時代,他是來釘十字架完成救贖工作的,也是結束律法時代開始恩典時代的,所以稱他為「大元帥」「贖罪祭」「救贖主」。因此耶穌作的工作與耶和華作的工作內容並不相同,但原則是相同的。耶和華開始了律法時代,建造了在地作工的根據地,即發源地,也頒布了誡命,這是他作的兩項工作,是代表律法時代的。耶穌在恩典時代作的工作,他並沒有頒布誡命,而是成全了誡命,以這個方式帶來了恩典時代,結束了長達兩千年的律法時代,他是來開始恩典時代的,是開路的先鋒,但是他最主要的工作還是救贖。所以他作的工作也是分為兩項:開闢新時代,釘十字架,完成贖罪的工作,之後離人而去。從此人類便結束了律法時代,開始了恩典時代。

繼續閱讀

東方閃電| 你 們 的 人 格 太 卑 賤!

  你們都坐在高雅之座上教訓與你們同類的列子列孫們,讓他們都與你同座,豈不知你們的「子孫」早已沒有氣息,沒有我的工作?我的榮耀是從東方之地直照到西方之地的,但當我的榮耀傳遍地極之時,當我的榮耀開始發現照耀之時,我要將東方的榮耀帶走,帶到西方,使東方這些棄絕我的幽暗之民從此再無光的照耀,那時,你們就活在幽谷之中了。今天的人雖比以往強似百倍,但仍不能達到我的要求,仍不是我榮耀的見證。你們能比以往強似百倍,那都是我作工的果效,是我在地作工的果實,但我對你們的言行、對你們的人格仍感覺厭憎,對你們在我面前的作為感到極度地憤恨,因你們對我並沒有認識,這怎能成為我榮耀的活出,又怎能為我今後的工作而盡忠呢?你們的信心甚是佳美,說什麼為了我的工作甘願花費自己的一生,肝腦塗地,但你們的性情卻並沒有多少變化,只是言語高傲,而你們的實際行動卻是狼狽不堪,猶如人的舌唇雖然在天之上,而人的雙腿卻遠遠地落在了地上,因此人的言行與人的名聲仍是破爛不堪。你們的名聲敗亡,你們的舉止下賤,你們的談吐低下,你們的生活卑鄙,甚至你們所有的人性都是低下;為人小肚雞腸,對事總是斤斤計較,為自己的名譽、地位爭爭吵吵,甚至情願下地獄、進火湖。就你們今天的言行,足可讓我定你們為罪的,你們對我的工作的態度足可讓我定你們為不義之人的,你們的所有性情足可說是滿了可憎之物的骯髒的靈魂,你們所表現、流露的足可說你們是喝足了污鬼之血的人。談到進天國,你們卻都不露聲色,你們以為就你們今天這樣足可進入我天國之門嗎?你們以為你們的言行不經我檢驗就可獲釋進入我作工、說話的聖地嗎?誰能騙得了我的雙眼呢?你們那卑鄙下賤的舉止與談吐豈能逃脫我的眼睛呢?你們的生活被我定為喝那污鬼之血、吃那污鬼之肉的生活,因你們天天都在我前學那污鬼的樣子,在我之前的行徑尤其低劣,怎能不叫我感覺厭憎呢?說話之中含有污鬼的雜質:欺哄、隱瞞、阿諛奉承,猶如那行邪術的,又猶如那行詭詐、喝不義之人血的。人的所有表現都甚是不義,怎能將人都列在那義人所在的聖潔之地呢?你以為你那卑劣的行為就能將你從不義之人中分別為聖嗎?你的猶如毒蛇一樣的舌頭終將你那行毀壞、可憎的肉體給斷送,你那沾滿污鬼之血的雙手也終將你的靈魂拉向地獄的,你為何不趁此機會將你那沾滿污穢的雙手給洗刷乾淨呢?你又為何不趁此機會把你那說不義之言語的舌頭給「絞斷」呢?難道你就甘願為你那雙手與舌唇而遭受地獄之火的焚燒嗎?我的雙目鑒察萬人的心,因我造人類以先早已將人的心都掌握在我的手中了,我早將人的心測透了,人的心中的思想豈能逃脫我眼呢?又怎能來得及躲避我靈的焚燒呢? 繼續閱讀

東方閃電| 擴展福音的工作也是拯救人的工作

      我在地上作工的宗旨人都得明白,就是我作工最終要得著什麼,我要作到什麼程度才是工作的終點,人跟我走到今天若不明白我作的工作到底是什麼,那不是白白地跟我走了一趟嗎?人跟隨我,當知道我的心意是什麼。我作工在地上幾千年,到了今天,我仍是在這樣作著我的工作,雖然我的工作項目特別多,但我作工的宗旨仍是不變,就如我對人雖然滿了審判與刑罰,但我仍是為了將人拯救出來,仍是為了將人作成之後更好地擴展我的福音,更好地擴展我在所有外邦的工作。所以,今天在很多人早已大失所望之時,我仍在繼續著我的工作,仍在作著我該作的工作來審判、刑罰人。儘管人都不耐煩我說的話,儘管人都無心去理睬我的工作,但我仍在作著我分內的工作,因我作工的宗旨不會變化,而且我原有的計劃也不會打破。我的審判是為了人更好地順服,我的刑罰是為了人更好地變化,我所作的雖都是為了我的經營,但不曾有一樣作工是對人無益的,因我要將這些在以色列以外的邦族都作成猶如以色列一樣的順服,作成真正的人,使我在以色列以外也有立足之地,這就是我的經營,是我在外邦的工作。到今天仍有許多人不明白我的經營,因為人並不關心這些,而是關心自己的前途與歸宿,不管我怎麼說,人仍是對我作的工作漠不關心,只是一心關注著自己明天的歸宿,就這樣下去怎能擴展我的工作呢?怎能將我的福音傳於天下呢?你們當知道,我的工作擴展之時,我要將你們分散,我擊打你們猶如耶和華擊打以色列各支派一樣,這一切都是為了我的福音遍及全地,為了將我的工作擴展外邦,使我的名被大人、小孩都尊為大,在各邦各族之人的口中都能稱頌我的聖名。在這最末了的時代,讓我的名能在外邦中被稱為大,使我的作為被外邦中的人看見,且因我的作為而稱我為全能者,讓我口之言早日得著成就。我要讓所有的人都知道,我不僅是以色列人的神,我也是外邦各族之人的神,哪怕是我咒詛的邦族。我要讓所有的人都看見,我是所有受造之物的神,這是我最大的工作,是我在末世作工計劃的宗旨,是我在末世所要成就的唯一的工作 繼續閱讀

東方閃電| 「救主」早已駕著「白雲」重歸

       幾千年來,人一直盼望能夠看見救世主的降臨,盼望能夠看見救世主耶穌駕著白雲親自降臨在渴慕盼望他幾千年的人中間,人也都盼望救世主重歸與人重逢,就是盼望那與人分別了幾千年的救主耶穌重新歸回,仍舊作他在猶太人中間作的救贖的工作,來憐憫人,來愛人,來赦免人的罪、擔當人的罪,以至於他擔當人的一切所有過犯,把人從罪中拯救出來。人所盼望的就是救主耶穌仍舊作人可愛的、可親可敬的救世主,從不向人發怒,也不責備人,而是饒恕、擔當人的一切所有罪過,以至於仍舊為人死在十字架上。自從耶穌走後,跟隨他的門徒,以至於因著他的名得救的所有的聖徒都是在這樣苦苦地想念他、期盼他,恩典時代所有的從耶穌基督蒙恩得救的人,都是盼望救主耶穌能夠駕著白雲在末世的某一個大喜的日子降臨在人中間向萬人顯現。當然,這也是今天所有的接受耶穌救主之名的人所共同盼望的,全宇之下凡知道耶穌救主救恩的人都在「苦苦地巴望」耶穌基督能夠突然降臨,來「應驗」耶穌在世時所說的話「我怎麼走,同樣我還要怎麼來」。人都這樣認為,耶穌釘十字架復活以後,是駕著白雲歸到天上至高者的右邊的,同樣,他仍然駕著一朵白雲(白雲就指耶穌歸到天上之時所駕的白雲)帶著猶太人的形像、穿著猶太人的服飾降臨在苦苦巴望他幾千年的人類中間,向他們顯現之後賜給他們食物,向他們湧出活水,滿有恩典、滿有慈愛地生活在人中間,活靈活現等等這一切人的觀念中所認為的。但是,耶穌救主卻並沒有那樣作,他作的與人的觀念恰恰相反,他並不在那些苦盼他重歸的人中間降臨,而且也沒有駕著「白雲」向萬人顯現。他早已降臨,但人卻並不認識,人也並不知曉,只是在漫無目的地等待著他,豈不知他早已駕著白雲(白雲就指他的靈、他的話、他的全部性情與所是)降在了末世要作成的一班得勝者中間!人怎麼能知道聖潔的救主耶穌,雖然滿有慈愛、滿有愛人的心,但他怎能在那些滿了污穢、污鬼群居的「聖殿」裡面作工呢?人雖然都等待他的降臨,但是他又怎能向那些吃不義之人的肉、喝不義之人的血、穿不義之人的衣服、信他卻不認識他而是一味地向他勒索的人而顯現呢?人只知道救主耶穌滿了慈愛、滿了憐憫,而且他又是充滿救贖的贖罪祭,但是人卻並不知道他是滿載著公義、威嚴、烈怒、審判的帶有權柄、滿有尊嚴的神自己,所以即使人都苦苦地巴望、渴慕救贖主的重歸,甚至人的祈禱感動了「上天」,但是救主耶穌卻並不向這些信他卻並不認識他的人顯現。

繼續閱讀

東方閃電| 凡屬血氣的無人能逃脫那忿怒的日子

 我今天這樣告誡你們都是為你們的生存,也是為了我工作的順利開展,是為了將我在全宇的起首工作作得更恰當、更完美,將我的話語、權柄、威嚴、審判都顯明於列國列邦的人。我在你們中間的工作是我在全宇工作的開端。雖然現今已是末世,但你們當曉得,「末世」僅是一個時代的代名詞,是指一個時代,就如律法時代與恩典時代一樣,是指整個時代,並不指末了的幾年或最終的幾個月。但是「末世」與恩典時代、律法時代並不相同,末世作的工作是作外邦的工作,並不是以色列的工作,是將以色列以外的各邦、各族的人都征服在我的寶座之前,使我在全宇之下的榮耀能夠充滿宇宙穹蒼,就是為了得著我的更大的榮耀,使所有的在地的受造之物能夠將我的榮耀流傳萬邦,永傳後世,也讓那天宇上下的受造之物能看見我在地得著的所有榮耀。「末世」是作征服的工作,並不是帶領地上的眾百姓過地上的生活,而是結束人類在地上的不朽的幾千年的苦難的生活。因此末世的作工並不能像在以色列作工幾千年,也不像在猶太作工十年,後來又持續了幾千年,一直到第二次道成肉身。在末世中的人僅是接觸末世來在肉身的救贖主的再現,接受的是神親自的作工與說話。末世只是猶如耶穌在猶太開展恩典時代的工作一樣短暫,並不是持續到兩千年之後才告終。因為末世是結束整個時代,將六千年的經營計劃全部收尾、告終,結束人類苦難的人生歷程,並不是將整個人類都帶入下一個時代,也並不是讓人類的生活再接續下去,這樣,對我的經營計劃與人的生存並沒有什麼意義。若人類仍舊這樣下去,遲早要叫那惡魔全部侵吞,那些屬我的靈魂也終將斷送在它的手中。我的作工僅是六千年,我應許那惡者掌握整個人類也僅是六千年,所以,時候已到,我不願再持續下去,也不願再耽延時間,我要在末世大勝撒但,將我的全部榮耀都奪回,將我所有的在地上的屬我的靈魂都收回,使這些憂傷的靈魂脫離苦海,以便結束我在地的全部工作。從此以後,我不會在地上再道成肉身,我的主宰萬有的靈也不會在地上作工,我只是在地上重新造一個人類,是屬聖潔的人類,也是我在地上的忠信的城邑。但是你們當曉得,我並不是將世界全部毀滅,也不是將人類全部毀滅,而是留下那剩餘的三分之一的被我徹底征服的愛我之人,使其在地上生養眾多,猶如律法下的以色列民一樣,使其在地得著我滋補眾多的牛羊與所有的地上的豐富。這樣的人類將與我永存,但並不是現在的這樣污穢不堪的人類,而是已被我得著的所有人的集合這樣的人類。這樣的人類並沒有撒但的破壞、攪擾與圍攻,是我打敗撒但以後在地唯一生存下來的人類,就是現今被征服得應許的人類。所以,末世被征服的人類也是存留下來的得永遠福分的人類,是我打敗撒但以後的唯一的證據,也是唯一的戰利品。這些「戰利品」都是從撒但權下被我拯救出來的,都是我六千年經營計劃中唯一的結晶與碩果。他們來自各邦、各派,來自全宇之下的各方、各國,有不同的民族、不同的言語、不同的風俗、不同的膚色,分布在全地之上的各邦、各派,以至於每個角落,最終又聚集在一起,組合成一個完整的人類,組合成一個沒有撒但勢力能達到的人的集合。那些沒經我拯救、征服的人類都沉默海底,將我焚燒之火永遠地加在他們身上。我要毀滅這個舊的骯髒到極處的人類,猶如我滅絕埃及眾長子與頭生的牛羊一般,將那些吃羔羊肉喝羔羊血的、門楣上有羔羊血作印記的以色列民留下。那些被我征服的我家族中的人不也是吃我羔羊肉、喝我羔羊血的被我救贖敬拜我的人嗎?這樣的人不常有我的榮耀隨著嗎?那些沒有我羔羊肉的人不早就沉默海底了嗎?他們如今抵擋我,我如今的說話猶如耶和華曉諭以色列的列子列孫們一樣,但你們心底剛硬都在積蓄我的忿怒,為自己的肉體增添苦楚,為自己的罪惡增添審判,為自己的不義增添更多的忿怒。你們今天這樣地對待我,有誰能逃脫我忿怒的日子呢?有誰的不義能逃脫我刑罰人的雙目呢?有誰的罪孽能躲開我全能者的雙手呢?有誰的抵擋能獲得我全能者的審判呢?我耶和華這樣曉諭你們這些外邦家族的列子列孫,對你們說的話勝過了律法時代與恩典時代的所有的說話,但你們卻比那埃及的眾百姓還要剛硬,你們豈不是在我作工安臥之時積蓄我的忿怒嗎?你們豈能安然逃脫我全能者的日子呢? 繼續閱讀

東方閃電| 落葉歸根之時,你會後悔你所行的一切惡行的

  我在你們中間的工作,你們都親眼目睹,我所說的話你們又都親耳聆聽,我對你們的態度你們都曾知道,所以你們都該知道我作在你們身上的工作到底是為什麼。我實在告訴你們,你們只是我在末世作征服工作的工具,是我擴展外邦工作的用具。我是借用你們的不義、污穢、抵擋與悖逆來說話,以便更好地擴展我的工作,使我的名傳於外邦,就是傳於以色列以外的任何一個邦族,使我的名、我的作為與我的聲音傳於外邦,讓任何一個不屬以色列的邦族都被我征服,敬拜我,成為我在以色列與埃及之地以外的聖地。我擴展工作實際是擴展我征服的工作,擴展我的聖地,就是擴展我在地的立足之地。你們應清楚,你們只是在我所征服中的一個外邦中的受造之物,原本沒什麼地位,又沒一點使用價值,沒有一點用處,只因我從糞堆中提拔那蛆蟲,來作為我征服全地的標本,作為我征服全地的唯一的「參考資料」,這樣,你們才有幸接觸我,與我相聚在此時。我是因著你們的地位低下才揀選你們作了我征服工作的標本、模型,我才作工說話在你們中間,與你們生活寄居在一起。要知道,我是因著我的經營,又因著我極度地厭憎這些糞堆中的蛆蟲才在你們中間說話的,以至於大發烈怒。我作工在你們中間並不相同於耶和華作工在以色列,更不同於耶穌作工在猶太。我是以極大的忍耐來說話作工,帶著怒氣又帶著審判來征服這些敗類,並不像耶和華帶領以色列中他的眾百姓。他在以色列作工是賜食物、活水,滿有憐憫、滿有慈愛地供應著他的眾百姓。今天作工只是在被咒詛的並非選民的邦族中,沒有豐富的食物,也沒有滋補乾渴的活水,更沒有應有盡有的物質供應,只不過是供應那應有盡有的審判、咒詛與刑罰。這些生在糞堆中的蛆蟲根本不配得到我賜給以色列的滿山的牛羊與萬貫家產,還有遍地最美麗的兒女。當代的以色列把我滋補的牛羊與金銀之物都獻在祭壇上,超過了律法下耶和華所要求的十分之一,所以我賜給他們更多,超過了律法下的以色列所得的百倍。我滋補給以色列的超過了亞伯拉罕所得的,也超過了以撒所得的,我必使以色列家族生養眾多,我也必使以色列中我的百姓遍及全地。我祝福、看顧的仍是我以色列中的選民,就是那向我奉獻所有的從我所得一切的眾百姓。因他們顧念我,便將初生的牛羊獻在我聖潔的祭壇上,將所有的一切都獻在我的面前,以至於將初生的長子也獻上期盼我的重歸。你們如何?擊打我的怒氣,向我索取,偷竊那些為我獻供品之人的祭物,也不知是得罪我,因此你們得著的盡是黑暗中的哀哭與懲罰。你們多次觸及我的怒氣,我將我的焚燒之火降下,以至於有許多人「慘遭不幸」,幸福的家園變成了荒涼的墳塋。我對這些「蛆蟲」只是怒氣不止,並沒有祝福的意思,只是為了我的工作而破例高抬了你們,忍受了極大的屈辱作工在你們中間,若不是為了我父的旨意,我怎能與這些在糞堆裡滾來滾去的蛆蟲同住一個家中呢?我對你們的任何一個作法與說話都感覺極度地厭憎,好歹因著我對你們的「污穢」與「悖逆」有點「興趣」,成了我說話的「集大成」,否則我絕對不會這麼久呆在你們中間的。所以,你們應知道我對你們的態度只是「同情」與「可憐」,並沒有一點愛,對你們只是忍耐,因我只是為了我的工作,而你們只是因著我選用了「污穢」與「悖逆」作「原材料」才看見了我的作為,否則,我絕對不會向這些蛆蟲顯明我的作為的,我只是牽強附會地作在了你們身上,並不是猶如我在以色列的作工那樣的甘心與願意,只是帶著怒氣勉強在你們中間說話。若不是為了我的更大的工作,我的眼中怎能容納這樣的蛆蟲存留?若不是為了我的名的緣故,我早已升到至高處將這些蛆蟲與糞堆一同燒乾淨盡!若不是為著我的榮耀,我怎能容讓這些惡鬼在我眼前公開搖頭晃腦來抵擋我?若不是為了讓我的工作順利開展,毫無一點攔阻,我怎能容讓這些蛆蟲一樣的人任意虐待我!若在以色列中有一個鄉村中一百個人起來這樣抵擋我,即使為我獻祭,我也要將其都滅在地的裂縫之下,讓別的城中的人不再反抗。我是烈火,不容人觸犯,因為人都是我造的,我說什麼、作什麼人都得順服,不得反抗,人沒有權力來干涉我的工作,更沒有資格來分析我作工、說話的對錯,我是造物的主,受造的物該以敬畏我的心來達到我所要求的一切,不該講理,更不該抵擋,我是用我的權柄來治理我的民眾,凡從我造的受造之物就應該順服我的權柄。雖然今天你們在我前大膽放肆,悖逆我所教訓你們的言語,卻並不知害怕,但我只是以忍耐來與你們的悖逆相對,我不會因著一個個小小的蛆蟲翻動了糞土而大動肝火,以致影響我的工作,我是為了父的旨意忍受一切我所厭憎的、我所深惡痛絕的東西的存留,直到我言語的盡頭,直至我的最後一刻。你放心!我不會與一個無名的蛆蟲一般見識的,我不會與你比試「本領」的大小的,我厭憎你,但我能忍耐,而你悖逆我,但卻逃不脫我父應許我刑罰你的日子。一個受造的蛆蟲真能比得過造物的主嗎?秋天,落葉歸根,你歸回你「父」的家中,我歸回我父的身旁;我有我父的愛憐陪伴,你有你「父」的踐踏跟隨;我有我父的榮耀,你有你「父」的恥辱;我用我已忍耐已久的刑罰來陪伴著你,你用你那敗壞了萬年的腐臭了的肉體來迎接我的刑罰;我結束了在你身上的忍耐伴隨的話語工作,你卻開始成全我話語中受禍的角色;我大大歡喜,作工在以色列,你哀哭切齒,存亡在淤泥中;我恢復了原有的形像,不再在污穢中與你存留,你也恢復原有的醜相,仍在糞堆中鑽來鑽去;我工作、說話結束之時,是我喜慶之日,你抵擋、悖逆結束之日,是你哀哭之日;我不會同情你,你不得再見著我;我不會再與你「對話」,你再不得與我重相逢;我恨你悖逆,你念我可愛;我擊打你,你想念我;我歡然離開你,你卻自覺虧欠我;我永遠地不見你,你卻永遠地巴望我;我恨你,因你現在抵擋我,你想念我,因我現在刑罰你;我不願與你同居,你卻苦苦地期盼,永遠地哀哭,因你懊悔你對我所做的一切,你懊悔你的悖逆、懊悔你的抵擋,以至於你懊悔得滿臉伏地,全人癱倒在我前,發誓不再悖逆我,但你的心只是愛著我,卻永遠聽不見我的聲音,我要讓你自愧蒙羞。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