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存檔

遊子情——海外遊子寫給媽媽的一封信

朱學聰

親愛的媽媽:

見字如面!由於工作繁忙,好長時間沒有聯繫您了,您的身體還好嗎?這些年來,我一直在外忙忙碌碌,很少回家,也一直沒有真正靜下心來與您聊聊天,說說心裡話。您一定還在為我沒有接受全能神的國度褔音而常常向神禱告吧?我現在要告訴您一個讓您驚喜的消息:我已經接受了全能神的國度福音!以下是我來到全能神面前的奇妙經歷:

記得在我上次離開臺灣臨走前的那個晚上,您帶來了李阿姨給我見證全能神的末世作工。我只是出於禮貌坐下來聽了一會兒,其實,我什麼也沒有聽進去。因為我認為,早就應許我們說:「我去原是為你們預備地方去。我若去為你們預備了地方,就必再來接你們到我那裡去,我在那裡,叫你們也在那裡。」(約14:2-3)主耶穌已經到天上為我們預備好了地方,他再來時會直接提我們進天國,既然主已經回來了,那現在我們聖徒怎麼還在地上,沒有被提呢?因著這樣的想法我沒有認真聽,但我不敢隨意下斷案,想等以後考察明白了再和您說,也怕您為我擔心,就沒有把我的想法說出來。臨走時,我忘不了您把我送上車的那一幕,你囑咐我有時間一定要好好考察全能神的末世作工,您會天天向神禱告求神開啟我,使我能迎接到主的再來。當時,看著您為我擔憂焦慮的神情和您眼裡的淚花,我的心軟了下來,我相信如果「考察全能神的末世作工」是一件錯的事情,一位母親是絕對不會讓自己的兒子去做的。於是,我決定到加拿大後一定要抽時間上網考察全能神的末世作工。 繼續閱讀

廣告

問題(17)你們見證全能神發表的《話在肉身顯現》是神的親口發聲,就是啟示錄預言的「羔羊展開的書卷」,是「聖靈向眾教會的說話」,那你們怎麼證明這些話就是神的說話呢?你們的依據是什麼?

  相關經文:

我還有好些事要告訴你們,但你們現在擔當不了(或作:不能領會)。只等真理的聖靈來了,他要引導你們明白(原文作:進入)一切的真理;因為他不是憑自己說的,乃是把他所聽見的都說出來,並要把將來的事告訴你們。」(約16:12-13)

我看見坐寶座的右手中有書卷,裡外都寫著字,用七印封嚴了。我又看見一位大力的天使大聲宣傳說:『有誰配展開那書卷,揭開那七印呢?』在天上、地上、地底下,沒有能展開、能觀看那書卷的。因為沒有配展開、配觀看那書卷的,我就大哭。長老中有一位對我說:『不要哭。看哪,猶大支派中的獅子,大衛的根,他已得勝,能以展開那書卷,揭開那七印。』」(啟5:1-5) 繼續閱讀

問題(25)最近我發現自己跟神的關係很不正常,讀神的話沒有聖靈開啟光照,禱告也感覺不到神的同在,感覺與神的關係很疏遠。我想尋求一下,怎樣才能建立與神的正常關係,具體該怎麼實行呢?

 相關經文

因為無論在哪裡,有兩三個人奉我的名聚會,那裡就有我在他們中間。」(太18:20)

耶穌對信他的猶太人說:『你們若常常遵守我的道,就真是我的門徒。』」(約8:31)

你要盡心、盡性、盡意,愛你的神。」(太22:37)

清心的人有福了!因為他們必得見神。」(太5:8)

  相關神話

「人信神愛神滿足神,都是用心來接觸神的靈,以此來獲得神的滿意,用心來接觸神的話,因此而受神靈的感動。要想達到有正常的靈生活,建立與神的正常關係,首先必須把心交給神,心安靜在神面前,全心傾向神之後,才能逐步產生正常的靈生活。人信神若心不給神,心不在神的身上,不以神的負擔為負擔,那他所做的都是在欺騙神,都是宗教人士所為,不能獲得神的稱許,在這樣的人身上,神什麼也得不著,這樣的人只能作為神作工的襯托物,好像神家中的裝飾品,是充數的,屬於廢物,神不使用這樣的人。

…………

人不把心交給神,靈就遲鈍,就麻木無知覺,這樣的人永遠不會明白神話的,永遠不會與神有正常關係,這樣人的性情永遠也不會有變化。人性情的變化過程是人把心完全交給神、在神的話上得到開啟光照的過程。神作工一方面讓人能夠積極進入,而且能夠在消極方面有認識後隨之脫去。當你達到心交給神,靈裡的每一個細微的感動你都能覺察,神的一點開啟光照你都能知道,一直持守下去,以此來逐步進入被聖靈成全的途徑。你的心越能安靜在神的面前,你的靈越敏銳、越細嫩,越能體察到聖靈的感動,那麼你與神的關係就會越來越正常。」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建立與神的正常關係很重要》

 

怎樣才能建立與神的正常關係?

「把心安靜在神面前這是進入神話的最關鍵的一步,是所有的人現在急需進入的功課。把心安靜在神面前進入的途徑:

1.把心從外面的事上收回,安靜在神面前,用專一的心向神禱告

2.心安靜在神面前吃喝享受神的話。

3.平時自己用心默想思念神的愛,揣摩神的作工。 繼續閱讀

5 怎樣建立與神的正常關係?

相關神話:

  「人信神愛神滿足神,都是用心來接觸神的靈,以此來獲得神的滿意,用心來接觸神的話,因此而受神靈的感動。要想達到有正常的靈生活,建立與神的正常關係,首先必須把心交給神,心安靜在神面前,全心傾向神之後,才能逐步產生正常的靈生活。人信神若心不給神,心不在神的身上,不以神的負擔為負擔,那他所做的都是在欺騙神,都是宗教人士所為,不能獲得神的稱許……」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建立與神的正常關係很重要》

  「首先你的心能夠傾注在神的話上,不追求以往神的說話,也不研究更不對照,而是把心完全傾注在神現實的說話裡面。如果有的人還想看以前神的說話或屬靈書籍,或別的講道,不隨從聖靈現實的說話,這是最愚蠢之人,神厭憎這種人。你若願意接受聖靈現時的亮光,那麼你就把心完全傾注在神現實的說話上,這是首先要達到的。」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認識神的最新作工跟上神的步伐》

  「人在吃喝神話語的基礎上來認識神、來滿足神,這樣才能逐步建立與神的正常關係。人吃喝神的話、實行神的話這是最好的與神配合,是最能站住子民見證的實行。……達到有正常的靈生活,首先吃喝、實行神的話,在此基礎上建立神與人正常的關係。」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性情變化的人都是進入神話實際的人》 繼續閱讀

4 什麼是真實的禱告?

相關神話:

  「什麼是真實的禱告呢?就是和神說心裡話,摸著神的心意和神交通,在神話上與神交通,感覺和神特別近,覺得神就在你的面前,覺得有話跟神說,心裡特別亮堂,感覺神特別可愛,你就特別受激勵,弟兄姊妹聽了有享受,就覺得你說的話是他的心裡話,是他要說的話,你所說就代替他要說的,這是真實的禱告。當你有真實的禱告之後,心裡就得平安,心裡就有享受,愛神的勁就能起來,覺得愛神是人生最有價值、最有意義的事,這證明你的禱告達到果效了。」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關於禱告的實行》

  「神對人要求的最低標準就是人能向他敞開心,人若將真心交給神向神說真心話,那神就願意在人身上作工,神要的不是人彎曲的心而是單純誠實的心。人對他不說真心話他就不感動人的心,也不在人身上作工,所以禱告最關鍵的就是能向神說真心話,將自己的缺欠或悖逆的性情向神訴說,向神完全敞開自己,這樣神才能對你的禱告感興趣,否則神會向你掩面的。」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關於禱告的實行》

  「有些時候仰望神不是說有明確的語言求神作什麼,求神帶領什麼,或者求神保守,而是臨到一件事人就有一種真心的呼求。那你說神在那兒作什麼呢?當人的心一動,人一有這個意念,『神哪,這個事我自己不會做,我不知道怎麼做,我軟弱,我消極』,人一動這樣的心思,你說神是不是就知道了?當人動這樣的心思的時候,人的心是不是真誠的呢?人有這樣真誠的呼求的時候,神應不應允呢?你別看人有時候沒動嘴,但是人動真心了,神就應允了。當人臨到一個難處特別棘手的時候,人無依無靠的時候,人覺得特別無助的時候,人把唯一的希望寄託在神的身上,人那個禱告是什麼樣的?人那個心態是什麼樣的?是不是真心的?(是。)那時候有沒有摻雜呀?當你把最後一根救命稻草寄託在神身上的時候,希望神幫助你的時候,那時候你的心才是真誠的,雖然你嘴裡沒說幾句話,也沒說什麼,但是你的心已經動了,就是你把真心,把真誠的心交給神了,神垂聽。當神垂聽的時候,神看到了你的難處,神會引導你,會開啟你,會幫助你。你說人的心什麼時候最誠懇?走投無路的時候。」

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年輕人應看透世界邪惡潮流》 繼續閱讀

3 人怎樣經歷神的審判刑罰才能達到蒙拯救?

  相關神話:

  「真正的『信神』的含義是人能在相信神是萬物的的基礎上來經歷神的說話,經歷神的作工,達到脫去敗壞性情滿足神的心意以及達到認識神,這樣的歷程才叫信神。」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寫在前面的話》

  「現在說話的過程就是征服的過程,人到底怎麼配合呢?你就是配合會吃喝這些話,達到明白這些話。怎麼被征服,這個人自己沒法做到,只能是在吃喝這些話的基礎上,認識自己的敗壞污穢、認識自己的悖逆不義仆倒在神面前。你能摸著神的心意之後去實行,而且還得有異象,你能完全順服在這些話之下,沒有任何選擇,這就達到被征服了,而且是因著話被征服的。」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征服工作的內幕(一)》

  「什麼叫接受真理?就是你無論有什麼敗壞性情,或者在你的本性裡有哪些大紅龍的毒素,神話揭示出來就承認,就順服,沒有別的說的,根據神話認識自己,這就是能接受神話,神無論怎麼說,說得多扎心,不管用什麼詞語,只要是真理就能接受,只要合乎事實真相就能承認,凡是神的話不管明白幾分都能順服,就是弟兄姊妹能交通出聖靈開啟的亮光也能接受順服,這樣的人追求到一個地步就能得著真理達到性情變化。」

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怎樣認識人的本性》

  「首先,得把個人的存心、個人不正當的追求,甚至家庭及肉體所有的東西全部都放下,有一個全身心的投入,那就是完全地投入到神話裡面,注重吃喝神話,注重在神話裡面尋求真理、尋求神的意思,凡事摸神的心意,這是最根本的、最關鍵的實行法,彼得見到耶穌以後就是這樣實行的,也只有這樣實行才能達到最佳果效。全身心地投入到神話裡主要是在神話裡面尋求真理、尋求神的意思、注重摸神心意,在神話裡明白得著更多的真理。在讀神話上彼得不是注重明白道理,更不是注重得著神學知識,而是注重明白真理摸著神的心意,達到認識神的性情,認識神的可愛之處,同時也在神的話中認識人的各種敗壞情形,認識人的敗壞本性,認識人的真正缺少,達到神對人的各方面要求來滿足神,他在神話裡有這麼多準確的實行,這是最合神心意的,是人經歷神作工的最好配合。」

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怎樣走彼得的路》

  「人的生命是實行神的話之後才長出來的,不是人看完神的話後就可以長出來的,若你只認為只要明白神的話就有生命,就有身量,那你的認識就偏了。真正明白神話是在實行真理的時候達到的,『明白真理是藉著實行真理才達到的』這話你應明白。」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明白真理就當去實行》

  「彼得信神是追求一切滿足神,追求順服一切出於神的,刑罰、審判他能接受,熬煉、患難、生活的缺乏他也接受,一點怨言沒有,這些都不能改變他愛神的心,這不是愛神至極嗎?這不是盡到一個受造之物的本分了嗎?或是刑罰、審判,或是患難你都能達到順服至死,這才是一個受造之物該達到的,這才是愛中的純潔的成分。人如果達到這個程度那就是一個合格的受造之物,這最能滿足造物主的心意。」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成功與否在於人所走的路》

  「人如果在神所要求的事上、話上真能進入到神話的實際裡面,他就是被神成全的人了,可以說,神的說話作工在這個人身上完全達到果效了,神的話成了他的生命了,他得著真理了,能憑神話活著了,從此以後他肉體的本性,也就是他原有的生存的根基開始搖動倒塌了,人有了神話作生命以後才成為新人的。神的話成了他的生命了,神作工的異象、神對人的要求、神對人的揭示、神要求人達到的真正的人生的標準成了人的生命了,他憑這些話活著,憑這些真理活著,他這個人就是被神話成全了,是在神話裡得著了重生,在神話裡變成新人了。」

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怎樣走彼得的路》 繼續閱讀

2 神為什麼要審判刑罰人?

  相關神話:

  「耶穌來在人中間作了許多工作,但他只完成了救贖全人類的工作,只是作了人的贖罪祭,並未將人的敗壞性情都脫去。要將人從撒但的權勢之下完全拯救出來,不僅需要耶穌作贖罪祭來擔當人的罪,而且還得需要神作更大的工作將人被撒但敗壞的性情完全脫去。所以在人的罪得著了赦免之後,神又重返肉身帶領人進入新的時代,開始了刑罰審判的工作,這工作將人類帶入了更高的境界。凡是順服在他權下的人將享受更高的真理,得著更大的祝福,真正活在了光中,得著了真理、道路、生命。」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寫在前面的話》

  「人未經救贖以前,已有許多撒但的毒素種到人裡面了,人經過撒但敗壞幾千年,裡面已經有抵擋神的本性了,所以人被救贖出來之後,只不過被贖回來了,就是用重價將人買回來了,但人裡面的毒性並沒有去掉,就這樣的污穢的人還得經過變化才有資格事奉神。藉著這一步審判刑罰的工作,使人對自己裡面污穢敗壞的實質完全認識到,而且能夠完全變化,成為被潔淨的人,這樣,人才有資格歸到神的寶座前。」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道成肉身的奧祕(四)》 繼續閱讀

到底是誰在殘害人、是誰在拯救人

福建省 許晴

  在學校裡,書本上提及當今的中國總是冠上繁華、現代、高科技等美名,又常常提及雷鋒、孔繁森等共產黨員怎麼為人民服務,天真、幼稚、無知的我在這些謊言的蒙蔽下認為外面的世界一定很美好,盼望著能早日出去看看。但在我跨出校園後,才發現大紅龍掌控下的真實世界是如此這般的邪惡、污穢、黑暗與不可生存。

  16歲時由於父親生意虧本,我就從學校出來到一家酒店當收銀員,在這裡我看到了讓我難以接受的現實生活中黑暗的一幕幕。我曾經特別崇拜的「警察叔叔」居然在這裡公開叫小姐陪坐,還有銀行行長、職員、村長、村幹部、工商局、稅務局、建設局的經理等等幾乎所有的公務員都是如此的淫亂、敗壞。他們大多數都是公款報銷,並用公款給情人買這買那,公車私用;每當他們的妻子打電話來時,他們都是習慣性地把音響關小聲點兒,並謊稱在外面吃飯、喝茶、應酬,一點兒也不覺得愧疚;大紅龍鼓吹的邪說謬論「一個男人沒有三妻四妾不是個男人」「錢不是萬能的,但沒有錢卻萬萬不能」「有錢能使鬼推磨」在我們酒店裡盛行,到我們酒店沒有叫坐台小姐的就被小姐罵是「白痴」,在這個社會,老實、憨厚的人根本吃不開。酒店裡的許多女同事都讓別人給包養起來,她們還以此為資本而驕傲;在酒店的婚禮上司儀公然宣揚「家裡紅旗不倒,外面彩旗飄飄」,公開鼓動人在外找情人等等。更有甚者,在廈門市杏林區有一個杏林村,像舊社會的皇室家庭一樣,這個村裡的人大多數都是暴發戶,他們鼓吹「男人在外面有再多的小老婆也沒有用,有本事就把老二、老三、老四全部娶回家來住同一棟房子,這才是真正有能耐的男人」。他們仗著有錢、有勢沒有一點王法,公然把小老婆都帶回家生兒育女,和大老婆在一起生活,卻沒有哪個部門前來問津。如今這個世界早已邪惡成風、破爛不堪,人都活在醉生夢死之中,追求物質享受、榮華富貴,吃、喝、嫖、賭、貪污、養「小三」、傍大款已成為時代潮流,並被世人列為正面事物,以此作為衡量人是否成功的標準。正如上面的交通所說:「隨著人類的敗壞越來越深,世界的潮流也越來越邪惡,世風日下、道德下滑、人心險惡成了必然趨勢。在世界潮流裡,正面的東西越來越少,邪惡的事物越來越佔導地位。因為充當世界主流的各方面人物都是不認識神的屬撒但的人,他們都是抵擋神、否認神的,他們掌控了世界的潮流,導致世界越來越黑暗,時代越來越邪惡,簡直就是個群魔亂舞的時代。」而大紅龍的黑暗統治就是這一切禍患的總根源,因為這些潮流都是大紅龍引領、提倡的,大紅龍到處搶男霸女,在政府機構裡,女下屬要是敢抗拒領導的調戲或上床要求,那就要穿小鞋,甚至被逐出去。大紅龍官員到一個地方,要是底下的人沒給它們找女人鐵定要丟烏紗帽,把它們侍候得舒舒服服的,那後面事情就好辦了。如今大紅龍到處大興紅燈區,街頭巷尾滿了淫亂之所,就連農村都淫亂成風,大紅龍還冠冕堂皇、厚顏無恥地說這樣可以帶動經濟發展。更甚的是,大紅龍還鼓勵女人做「二奶」,甚至招收中學生、中專生開辦「二奶學校」,專門為領導服務。在大紅龍的邪惡統治之下,如今電視裡、街道上、人群中到處都是不堪入目的淫穢畫面,邪惡之風席捲整個中華大陸,以至於家破人亡的慘劇比比皆是。

到底是誰在殘害人、是誰在拯救人

  一開始我特別看不慣這樣的生活,認為太低俗了,也感到特別噁心、看不下去,不管顧客怎樣約我出去,我不曾答應過他們。然而,因著我心中無神,沒有抵抗邪惡的能力,經過酒店多年罪惡的薰陶,幼小的心靈也盛滿了邪惡、污穢的思想,一個天真幼稚的我就此變成了一個崇尚邪惡的人,開始把這一切當作正面事物去看待,也開始認可這樣的世界潮流,看見他們這樣尋歡作樂覺得很正常,我的思想已被大紅龍同化了。那時,初戀的情人剛剛背叛我,和我同事在一起,傷透了我的心,他這樣對我,我不願意再等待他了,於是我便自暴自棄。之後,我喜歡上一個有婦之夫,他很年輕,事業有成,是我的偶像,我決定一輩子與他在一起,那時的我不再覺得做第三者是什麼可恥的事,認為只要他對我好就行了,我逐漸被捲入這黑暗、邪惡的社會潮流中不能自拔。雖然他對我很好,經常帶我去兜風、談心,但我們在一起幾次之後,我不再開心了,心靈裡十分痛苦,我知道我做錯事了,良心開始受到譴責、控告,經常哭泣。雖然那時我還沒接受末世的救恩,但心靈深處知道上帝在看著我的所作所為,我十分痛苦不知所措。我知道自己必須離開他,但又很傷心,默默地流著眼淚,是這個黑暗社會的薰陶把我敗壞得沒有人樣、沒有一點人格、尊嚴。然而,神卻在暗中帶領我,加給我力量,沒過多久我痛下決心選擇離開了他,並試著忘記他。信神後,我才明白當年自己良心上的譴責是神在呼喚我、提醒我,是神默默無聞地在拯救我,同時也明白了撒但是如何一步一步把我拖向罪惡的深淵,正如神話所說:「生在如此污穢之地的人嚴重地受到社會的傳染,受到封建禮教的薰陶,受到『高等學府』的教育,落後的思想,敗壞的道德,低劣的人生觀,卑鄙的處世哲學,毫無價值的生存,低賤的風俗與生活,這些東西都嚴重地侵擾著人的心,嚴重地破壞著人的良心,打擊著人的良心,因而人離神越來越遠,人越來越抵擋神。人的性情變得一天比一天毒辣,根本沒有一個人能為神甘心捨棄,沒有一個人能甘心順服神,更沒有一個人能甘心尋求神的顯現,而是在撒但的權下盡情地尋歡作樂,在污泥之地盡情地敗壞著自己的肉體。」但在我未明白這些以前,那些邪惡污穢之事已玷污了我,成了永遠都無法抹去的污點,想到這些我就特別地恨大紅龍,是它通過教育、宣傳把這時代敗壞得邪惡成風,群魔亂舞,而我則成了這個邪惡時代的一個犧牲品。 繼續閱讀

全能神的作工使我們夫妻走上了共同的道路

河南省 劉學

  1991年,因飽受家庭矛盾的苦害,我和丈夫一同信了耶穌。從此我們不再爭吵,一起查經聚會,甚是熱心。不久丈夫走出了「三自」教會進入「恢復流」,丈夫的走我當時並不介意,認為只要信的是一位神,不在一個教派也無所謂。

  到了1995年,丈夫開始千方百計地勸我進「恢復流」,我不去他就不高興,後來他又讓帶領和同工來勸我,可他們講的不能讓我服氣,我就仍守在「三自」。每次丈夫帶著同工在樓上聚會,我不參加;「三自」的弟兄姊妹來我家聚會,丈夫也不搭理;日常生活中我賣玻璃鏡框,丈夫製作他的美術版面,我們各做各的生意,各記各的賬,各掙各的錢;自己做飯自己吃,一家人過著兩家人的日子。1997年春,我乾脆把家搬到另外一個地方,並對11歲的兒子說:「以後不准你爸再進這個家,誰要問你爸幹啥去了,你就說他死了!」面對教派的不合,家庭的對立,我痛苦極了。而這時我們「三自」教堂信幾十年的長老和帶領竟也如世人一樣,當眾互相諷刺挖苦,拉幫結夥、搞起了嫉妒紛爭。鑒於此我只能來在主面前流淚地禱告:「主啊!為什麼同是信你的卻要分成那麼多派,並且同一派別的也不能相合,這是怎麼回事呢?主啊!什麼時候教派才能合一?什麼時候我們夫妻二人才能走到一起同心合意地事奉你呢?……」後來,為了尋求合一的道,我就到「因信稱義」「重生派」「一次得救」「讚美派」等派別去走訪,結果看到的都是他們在標榜自己教派最合神心意的同時本派人之間又都明爭暗鬥,互相排擠。轉了一圈,我連原有的信心也失去了。每當夜深人靜時,回憶自己幾年的信神生涯,卻落到這般境地,不禁潸然淚下,絕望中已不知以後的路該怎麼走下去了。 繼續閱讀

一個獨生子女的轉變

——只有全能神才能拯救這頹廢的年輕一代
雲南省 變化
  我從十九歲開始跟隨全能神,離開了學校的大門就踏進了全能神教會,我沒有接觸過社會,也不知道社會是什麼樣的。但是我知道我自己是一個被撒但敗壞至深的具有中國特色的自私的獨生子女的典型代表。
  由於我爸媽趕上了中國政府限制人口的計劃,我便成了「計劃生育」造就出來的第一批「成果」。自我(降)生,家裡的所有人便「物以稀為貴」,小心翼翼地呵護著我。聽我媽說,我幾個月大的時候愛發燒,我爸為了不讓我哭,就整夜整夜地不睡覺,抱著我在地上走來走去。由於父母都上班沒時間照看我,一歲多就把我送到幼兒園,姥姥怕我適應不了,就常常在幼兒園外面看我有沒有哭,她常因此忘記了上班的時間。天冷了,媽媽為了讓我保暖,一夜不睡覺給我織起一件毛衣,為了我第二天能穿上。上學後因為學習好,滿足了長輩們「望子成龍」的虛榮心,更是把我視如掌上明珠,爸爸每天下班後第一件事就是給我按摩手,怕我寫作業累著。夏天放學回家,媽媽趕緊從冰箱裡拿出一碗冰鎮的糖拌西紅柿,西紅柿的皮都是剝掉的。記得有一次,爸媽給我找了個老師,讓我學習彈琵琶,我練了兩天「輪指」覺得很累,我就說不想練了,爸媽便無可奈何地「尊重」了我的選擇。每個星期放假去姥姥家,姥姥都偷偷地往我的口袋裡塞錢,我說我不要,姥姥說「不要白不要,拿著,只要你每星期來,我就給你錢」,還把各種好吃的塞到我嘴裡,吃得我常常胃裡難受……現在回想起來,作父母的因為沒有真理,真的不會教育孩子。我在這種溺愛下變成什麼樣子了呢?我變成了一個自私、脾氣暴躁、脆弱、沒有毅力、沒有追求目標的「病癱之人」。因著天天享受衣來伸手、飯來張口的待遇,我從來就不會去關心別人,對父母也不知體諒;而且我從來不會去接受別人的意見,父母要是說我一句,我有十句等著,所以我爸給我起了個外號叫「麻花」,就是彆扭的意思,整天跟他們擰著來。我特別怕吃苦,有時放假在家,父母不在,我就不吃飯;爸媽做好了讓我吃的時候熱一熱就行,我怕累;他們就給我留下錢,讓我出去買點吃,我不願走路,所以就餓著。後來父母給我講故事,說從前有個傻子,他媽媽出門前給他烙了張餅掛在他脖子上,結果他媽媽回來後看到傻子餓死了,一看傻子只把臉前的一塊吃了,都不知道吃旁邊的,我媽說我連這個傻子都不如。我每天除了學習,也沒有什麼追求目標。上高中時,由於學校離家比較遠,每天早上得騎一個小時的自行車,再加上高中的學習很緊張,我心裡覺得很委屈。有一天下大雨,我騎著自行車摔倒了,正好趴在一個水窪裡,我帶的午飯撒了一地,我就想哭,我心想:「高中生活就是人間地獄,我不上學了,太累了!太苦了!」後來我媽看到報紙上說,有個清華大學的新生在宿舍裡上吊自殺了,原因是他上了大學後看到除了學習之外,還得自己洗衣服,自己打飯,自己整理被褥,覺得太累了,尤其是他打了早飯後看到雞蛋是硬的(以前他父母每天都給他剝好殼),他更覺得生活的「壓力」太大了,就走上了絕路,後來大家就把這種學生稱為「高分低能」。我媽怕我也成了這種廢物,就常常給我嘮叨這些事,但是對於十六七歲的我,個性已經成型了,父母的「教育」對我而言已經不起作用了,也就是一個耳朵聽,一個耳朵冒了。那時,我的同學中間流行一句話:「走自己的路,讓別人說去吧!」我的同學一個個活出的都是嬌生慣養、不學無術、沒有志向的具有中國特色的獨生子女醜態。

HL-20170907-D-16-ZB-1-min

  感謝神的拯救,在我十九歲那年我們全家都接受了全能神的末世作工,很快我就在教會中盡本分了。那時從沒到過農村的我很嚮往農村的生活,因為從電視上看到農村都是男耕女織,享受著大自然的風光,而且在很小時就聽過《在希望的田野上》這首歌,大腦裡呈現出一幅麥浪滾滾豐收的景象,我心裡想:那種田園生活一定很美……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