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途知返| 基督台前的審判——生命經歷的見證 | 東方閃電


安徽省宣州市 曉兵

       「你今天貪享的正是那斷送你前途的,你今天所忍受的痛苦正是保護你自身的,你應明知,免得陷入試探中難以自拔,誤入迷霧之中再也找不著日頭……」每當唱起《貪享肉體安逸會斷送你的前途》這首神話語詩歌,我就會想起自己那試探神、背叛神的一幕幕,心中就懊悔不已,但又感激不盡。

  1997年,我接受了全能神末世作工,不久我便大發熱心投身於傳福音的工作當中,並在神前立下心志:不受任何轄制為神花費,滿足神心。但隨著神作工的轉變,當神作的不合我觀念,我的慾望沒得到滿足時,我對神的「忠心」便隨之消失得無影無蹤,背叛神的本性也暴露在光中。

  那是1999年的一天,我從外地盡本分回鄉,遇見了多年未見面的老同學,只見他西裝革履,身掛手機,一副大款樣,真讓我羨慕不已,相比之下,我顯得那麼寒酸。幾天後,奶奶的一番話又觸到我的傷痛,「現在不出去打工掙錢,不給自己耽誤了嗎?沒錢誰能看得起你?看你同學在外掙了那麼多錢,買這買那……而你呢?一無所有!」剎那間,同學那副神氣樣又浮現在我的眼前,我心裡特別難受,真想找個地縫鑽進去!奶奶又說:「你叔叔辦的中堂廠正缺人手想讓你去。」「好!我去!」我脫口而出。晚上,我躺在床上輾轉難眠、反覆思量:真的去掙錢嗎?陷入試探中難以自拔怎麼辦?但因自己的虛榮,加上金錢的誘惑以及現實的窘況,我便開始懷疑神的話,心想:不會吧,掙點錢就難以自拔?……一番爭戰後,我還是未能抵制住金錢的誘惑,就安慰自己說:「不要緊,掙點錢改變現狀後,我一定全身心盡本分,我不會和世人一樣掙錢掙不夠。」於是,第二天我就去了中堂廠。

  剛開始在中堂廠,我邊上班邊過教會生活,還時常提醒自己:不能離開神!但漸漸地我墮落了,開始厭煩吃喝神話,不想見弟兄姊妹。儘管每次聚會我都說錢沒有命重要,然而一回到廠裡,我還是不自覺地忙碌起來,甚至有時我還借用不停地工作來麻痺自己,使自己無暇顧及神預備的千萬年稀有罕見的災難。就這樣,我寧願過著與世人一樣虛空的生活,也不願在神話中找著真正美好的人生。

  後來,在一次聚會中,我的肚子突然像被東西錘一樣的疼,我實在撐不住,便進屋躺在了床上,但仍是疼痛不止,痛得我在床上直打滾。弟兄姊妹見狀,忙把我送進了醫院,可醫生卻說什麼病也查不出來。弟兄姊妹就勸我要省察自己,而我不但沒反省自己,反倒更認為沒錢不行,心想:「萬一哪一天得個重病若沒錢治療那不就等死了嗎?」因此,我嫌中堂廠每月四百元的工資太低,決定回家自己大幹一場。於是,我貸款六千元辦起了中堂廠。但為了能躲避末世的災難,我就一手抓錢、一手抓真理,來個兩不誤。誰知半年後,我不但沒賺錢,反而連本帶利虧了一萬多元。這時,我失去了理智,在神前大發怨言:「神哪,你不祝福我賺錢,也不該讓我賠本呀!你這樣作我哪有心思跟隨你呢?縱然我有錯,你也該體諒我的軟弱吧!……」此時此刻,被金錢沖昏了頭腦的我,心裡根本沒有一點神的位置,絲毫不認識是神的公義性情臨到,仍執迷不悟,竟又背叛神離開教會去學理髮,沉浸在罪惡之中,徹底將神忘記。

  直到有一天,我騎自行車去地裡接父親,騎到一陡坡上時,突然從路旁衝出一條惡狗,凶猛地向我撲來,我拼命地騎著車向坡下飛奔,但惡狗緊追不捨,還張牙舞爪地連連吼叫,嚇得我渾身發抖,直冒冷汗,將雙腳提得高高的。「砰」的一聲,我從車上摔了下來,摔在那盡是尖石塊的路上,又翻了幾個跟頭滾進路旁的溝裡才停了下來。此時,我的腿已動彈不得,手也麻木,我心裡極度恐慌:難道就這樣殘廢啦?弄個三長兩短怎麼辦?我忍著劇痛,躺在溝裡盼著父親趕快回來。終於,父親回來了,見我如此狼狽不堪,就問我是怎麼搞的,我哭笑不得地說:「被狗嚇的!」「怪事!狗不咬別人,怎麼偏偏咬你?」最後,父親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我從溝裡弄到自行車上推回了家。我躺在床上,不由又想起了父親的話:「怪事!狗不咬別人,怎麼偏偏咬你?」頓時,我豁然開朗,感謝神!這一跤把我摔醒了!今天如果我一跤摔死或被狗咬死,那掙再多的錢又有什麼用呢!我越想越害怕,忽然,我想起了神話:「世界真是你的安息之所嗎?你真能因著躲開我的刑罰而獲得那世界上的一絲欣慰的笑嗎?……我勸你與其為肉體碌碌無為過一生,忍受人所難以忍受的一切苦楚,不如為我真心花費半生,何必那樣寶愛自己而逃避我的刑罰呢?何必因著躲避我一時的刑罰而獲得永遠的難堪、永遠的刑罰呢?我對人並不勉強要求,人若真願順服我的一切安排,那我也不會虧待人的。不過我需要人都相信我……」(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真正的「人」指什麼》)「也許你以前發過怨言,不管你發過多少怨言,神都不記念你,今天來到,不必追究昨天的事。」(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對神真實的愛是自發的》)這時,一種感激之情湧上我的心頭,人的命都在神的手裡,是全能神給了我一條命。可我現在哪有臉再回教會呢!我悔恨萬分,痛恨自己鬼迷心竅背叛了神,在神所擺設的環境中不但不能為神作見證,還與神講理,大發怨言,隨從自己的肉體與撒但同流合污。想到自己試探神的性情,無視神的存在,無視神鑒察人的雙眼,無視神的管教,還厚顏無恥向神說理的那一幕幕,我禁不住流下了悔恨的淚水,並顧不得疼痛跪在床上向神禱告:「全能神啊!我太悖逆了,信你卻懷疑你,信你卻遠離你,根本沒把你當神對待,我實在是該遭咒詛!按照我今天的所作所為,本應被狗咬死,因你不允許一個人事奉兩個主,更不允許信你卻心中無你。今天我才看見沒有你我是多麼可憐,活在污穢之中卻不感覺厭憎,不感覺是在被撒但愚弄。神哪!我願把自己完全交託於你,求你再次憐憫我,保守我的心,使我的心能歸給你。傷好之後,我就離開理髮店,投入到福音工作中去,盡上一個受造之物當盡的本分,還報你愛,安慰你心,不再為金錢忙碌、為肉體奔波。」

  感謝全能神的愛,用刑罰審判將我從罪惡中再次救起,使我迷途知返,去追求一個有意義、有價值的人生。全能神的愛真是長闊高深,讓我無法用語言表達,我願在神前立下心志:從今以後,我再也不離開神了,願緊緊跟隨神走到路終,還報那愛人如愛自己骨肉的神!

 原文地址  迷途知返|  基督台前的審判——生命經歷的見證

推薦更多 :

 全能神教會| 是什麼蒙蔽了我的心靈

全能神教會書籍  |基督台前的審判——生命經歷的見證

  為何「東方閃電」人人都在防備卻所向無前勢不可擋?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